2015年2月19日 星期四

胡乃元、嚴長壽宣布「Taiwan Connection」無限期停演; 嚴長壽:專訪、談花東;台灣是走向世界的「你就是改變的起點」;衝陸客人數只會毀掉台灣;Hongkongers want controls on mainland Chinese visitors: poll,胡乃元

【 MUZIK No.94 | 音樂面對面 】
當巨石第十一次回到山腳
與薛西佛斯暫別──胡乃元專訪
MUZIK:您自己是如何維持對音樂長久以來的熱情與努力呢?以音樂家的身份來看,您認為「做音樂」跟一般的其它「職業」或「謀生本領」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胡乃元:印象派名家梵谷是一位半途出家的畫家,他在寫給弟弟的家書中,記述了自己學畫、練習的種種。這個過程沒有清晰的道路、方法可循,就像馬在拉車,欣賞到大作的人們如同乘客,在車上坐得很開心,藝術家則要辛苦拉車前進。畢卡索的抽象畫也是經過長期累積、學習、消化後而生,絕非憑空而來。
雖然我很小就有機會習樂、留學,但也是到高中要升大學時,才真正決定踏上音樂路的,畢竟並不是從小學音樂、不斷苦練就能走上這條路,而是音樂要做到「好」,才能當個音樂家。我看到國內有很多孩子從小進音樂班,早早就被灌輸、決定要以音樂為業、要當獨奏家,但並不了解「用音樂謀生」與「以音樂感動人心」的分別,所以很小的孩子就能拉很難的曲子,但基本功卻不受重視。
當初成立TC,也是因為看到臺灣樂壇普遍存有這樣的情況,卻無人出力扭轉,我們便想嘗試開拓新空間,希望能讓大家有機會把「喜歡的事」與「謀生的事」結合,不要繼續只為謀生而日日重複一次又一次的無奈。
MUZIK:您曾對巴赫作品下過一番工夫,力求以現代小提琴拉出巴赫的味道,請問這是如何達成的?您心中對巴赫音樂的感覺又是怎麼樣的?
胡乃元:拉巴洛克時期的作品,像巴赫的音樂,不能把重點放在「圓滑奏」(Legato),這與後來我們習慣用「盡量把音跟音連綴起來」處理浪漫時期音樂的方式明顯不同。就巴赫的作品來說,「旋律」並非最大重點,音樂比較在意縱向而非橫向的關係,從巴洛克到浪漫,是從注重「和諧」往注重「旋律」移動,所以從譜面上來看,此時上下音符之間的「和聲」與「對位」,便比前後音符組成的旋律線更重要。
1990年代,曾有人提出巴赫的夏康是他以已故的第一任妻子為對象寫成的悼念之作,雖然這個說法沒有廣為學界接受,但這樣的角度帶給我的啟發是:原來巴赫的音樂中也有個人的情愫,後來在研究他的過程中,我才知道巴赫作為教堂樂長,他傳教、寫宗教作品的方式,就是用人生故事的角度進入宗教面,而這恰好也與我重拾巴赫的契機相符。(採訪/陳安駿)
完整內文請見MUZIK No.94,訂購可至博客來:http://goo.gl/veHQvc;讀冊生活: http://goo.gl/aeXwOI;或者誠品、金石堂、法雅客、紀伊國屋、諾貝爾、各大連鎖書店...


Nearly two-thirds of Hongkongers want controls on the influx of mainland Chinese visitors, reveals a survey.


親愛的朋友,您錯過了昨晚TVBS 看板人物的嚴長壽先生專訪的播出嗎?又或者您想要再回味一次昨晚的專訪內容嗎?
公益平台在此為您匯集昨晚的影片檔,歡迎您撥冗收看喔!
「當台灣更珍惜自然的時候,當台灣更深度地去開發自己心靈能量的時候,這時才會受到世界的尊重,或者才能改變我們周遭的鄰友,我覺得花東是一個最適合做這件事的地方...」
---嚴長壽

20140525-TVBS-看板人物-久違嚴長壽 偏鄉他奔走
第一段 http://youtu.be/iHQo4m91gmE
第二段 http://youtu.be/feS2xSbaxbU
第三段 http://youtu.be/EPw3lCCdbYA
第四段 http://youtu.be/B1NKr6OtanI
預告片 http://youtu.be/In5FT8hHW-o
(歡迎轉分享)


「當我們沒跟大陸來往時,台灣是走向世界的。」嚴長壽說,兩岸交流開放後,台灣動不動要大陸「讓利」,「讓利是最危險的」。他認為,台灣不需要大陸讓利,因為「台灣年輕人的未來不能只依靠大陸,台灣的未來不能只依靠大陸。」如果我們什麼都依靠大陸,就是「把手和脖子都交給大陸」。

不要期待人家『讓利』,更重要的是『借力使力』!」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即將發表新書「你就是改變的起點」

嚴長壽:衝陸客人數只會毀掉台灣



楊文財攝
國外來台旅客在2013年突破800萬人次,創下歷史新高,行政院長江宜樺隨即「加碼」,訂出 今年突破900萬人次的目標,藉以帶動內需成長。但對此,國內「觀光教父」嚴長壽,卻提出警語,認為若只靠衝人次,帶不進質優的觀光客,將踏上「香港化」 的不歸路,大批的大陸團客也會將台灣毀掉。
嚴長壽跟其接班人、高雄餐旅大學助理教授蘇國垚,應商業周刊邀請進行對談時提出他的憂慮。以下是兩人的對談摘要。
懂體貼服務的客人不再來,
頂級市場追求「大快炫急」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據統計,未來4年國內至少有400家飯店將開幕,看似難得的好景氣,但為何嚴先生卻憂心整體服務品質正趨於低落?
亞都麗緻飯店前總裁嚴長壽答(以下簡稱嚴):台灣在2、30年前,躬逢科技業成長,可說是台灣 旅館業的黃金年代。我記得,那時亞都麗緻飯店剛開幕不久,一位四季(Four Seasons)飯店的資深副總裁來台灣找我,說他們不必來台北了,因為已經有亞都,呈現和他們一樣追求細緻服務的文化了。

不只四季,包括香港的半島、麗 晶(Regent),當時都注意到在台灣這個角落的我們。很重要一個原因,是在那時代,進出亞都的,是微軟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那樣層次的客人。

但如今,這樣的客人不會再來了,台灣已經沒有那樣的誘因,吸引足夠多真正了解什麼是體貼入心服務的客人,反而是花得起的客人越來越多,市場被要求「大、快、炫、急」才是頂級旅館,年輕人心目中對於這個行業的驕傲和使命,也逐漸消失。


高雄餐旅大學助理教授蘇國垚答(以下簡稱蘇):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市場膨脹得太快,導致這個行業很多的高階經理人,還來不及在一個職位上,通過3、5年的周期性考驗,就被新飯店挖角,很多總經理自己的料不足,當然也無法帶領員工往好的方向去。

嚴:這些總經理,我稱作行業的暴發戶。這不只是台灣的問題,我最近一次入住香港尖沙咀的五星級 酒店,司機卸下行李,門房居然問我行李是要自己提,還是要幫忙提;指定無菸房間,櫃檯人員竟還要我簽名掛保證不會抽菸,對客人的信賴蕩然無存;就連要求換 較大房間,也搞了一個半小時,服務品質簡直慘不忍睹。

不過後來我想想,他們會這樣,一定和大陸團客大量湧入,逼得服務方式必須改變有關。
不能只衝量,要設法質變。
不是直接找大陸客來

問:台灣去年觀光人口突破800萬人次,江揆訂出今年挑戰900萬人次,很多人認為這對台灣觀光業是一大利多,但兩位似乎並不這麼認為?
嚴:觀光客要從800萬衝到900萬,這是荒謬到極點,大批的大陸團客只會把台灣毀掉,花東風景線會被遊客的噪音所淹沒。我看到的是很多盲目的商人,突然有機會拚命建旅館接待大陸客人,但這就讓台灣走向一條不歸路,走向香港後來面對的狀況,生活品質被擠到消失了。

政府如果不懂對觀光客進行成長管控,將是一個災難。最近在我的建議下,觀光局邀請駐上海的外僑 商會成員,冬天來台進行觀光行程,這些德法商會走一圈之後感動的要死;我在台東做公益平台,接待的全都是IBM、渣打和香港大學的國際級遊客,這些質優的 客人回去之後,一定會變成台灣觀光最好的代言人。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1367期》

 一封讓我掉眼淚的信...
 
文 / 嚴長壽



1. 擁抱天空下的星子 

去年我收到了一封信,信中附了一本我的書,寫信人希望我能幫她在書上簽名,並且寫幾句鼓勵的話,因為她要把這本書送給另一個人。

我被她的信吸引住了。她說她是一位三十幾歲的媽媽,平常工作時間較忙,就把女兒送到安親 班給  老師帶。安親班裡有個五十幾歲的女老師,是一個有教育熱忱又很有愛心的人,老師非常疼愛她的女兒,就像親孫女一樣照顧,讓她感到很放心、很安慰。

有一天這位老師請假沒上課,後來輾轉得知她得了腦瘤這位三十幾歲的媽媽就馬上去安慰她。

人生的道路上有千百個轉,兩個非親非故的人,竟然在不同的轉折點上,找到了生命的共鳴

那一天,她們聊到抱頭痛哭。有感於這位老師為自己女兒的付出,這位媽媽就對老師說:「以前你照顧我的女兒,現在請你把我當作你的女兒,換我來照顧你。」這位曾經在榮總工作過的媽媽,於是每回陪著生病的老師去醫院看病。

接下來的日子,這對忘年之交就像親人一樣,互相扶持,互相照顧。後來有一次閒聊到閱讀,才知道她們還有一個共通點,她們都是我的忠實讀者

這位媽媽心中就有了一個主意,她想給這位老師一個意外驚喜,送她一本我的簽名書,讓她在病中得到安慰與鼓勵,於是就寫了這封信給我。

看完這位母親的信,我的心馬上熱起來,我感動於這樣人與人之間的愛與慈悲,老師愛護學生如同孫女、媽媽照護老師如同母親,我們的社會缺少的不就是這種互相親密、互相扶持的力量?於是我不但寄回我的簽名,我自己也想給這位安親  班的 老師意外驚喜和鼓勵。

我回信告訴這位母親,我說我覺得單單一本書好像是不夠的,能不能讓我也來加入驚喜行列,由我作東,請你們一起到台中亞緻酒店住宿一晚,當晚我也會出現,然後我們一起有個晚餐約會。

這位母親立刻又回信給我,她說她從來沒想到只是因為一封信,我竟然就給她這麼大的驚喜與力量。其實我想告訴這位母親,她才是了不起的。我不過是花一天晚上的時間陪她們,而她付出的豈只時間而已。

後來因為老師治療腫瘤必須開刀並接受化療,我們好不容易才敲定了時間。見面的那天,我依約驅車前往台中。我的心裡其實帶著一個小小的黑影。那是剛剛得到消息,因為我反對興建蘇花高的態度,隔日將有立委帶著花蓮的鄉親北上到亞都飯店來舉牌抗議。

會發生什麼事情?會比舉牌更激烈嗎?我不知道。直覺告訴我,這樣一個約會,我不能缺席,即使隔天有許多紛擾的事等待著我去面對,但是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重要的呢?

我跟這兩位母親見面,表面上像是我在鼓勵她們,可是我心裡很清楚,被鼓勵的人是我,她們跟我分享她們的心情,分享她們那種人與人之間的關懷與信賴,這些豐厚的情感,她們毫不吝嗇的給予我,讓我感動。

她們幫助了我,讓我看到人心之間真誠對人的一面,也讓我覺得我的生命更有意義,當我還有一些殘餘的價值可以付出的時候,就應該堅持去做對的事。

我看著她們的笑容,即使知道隔天我會看到為了蘇花高、某些不同立場人  物的表達,但她們的笑,讓我覺得世界還沒那麼悲觀,即使是面對與自己看法不同的人,也還值得多付出一些寬容與體諒。

                   


2.丈夫的眼淚 

九二一大地震過後,我到災區去做了幾次演講,除了談到如何重新包裝南投,振興當地的觀光產業外。最重要的是,我覺得發生這樣的災難,人們最需要的是關懷,所以我想去跟災民們站在一起,鼓舞他們。

演講之後,有一位災區母親寫信給我,她說因為聽了我的演講,所以想看我的書,她去書店找到了,但站在那裡卻猶豫了。

一隻手捧著書看,一隻手在口袋中掙扎著,那裡是一家人的生活費,買書是多麼奢侈的浪費。一次一次她走進書店,站著閱讀,然後離開,最後才靠著每日省下的一點點菜錢,終於買了書。

(很久以後,新聞報導某家百貨公司門前,有一群為了搶買名牌包包的民眾竟然打架、踐踏,甚至送醫。我突然想起在台灣地理中心曾經有一位母親,面對著殘破家園,她在生活糧食與精神糧食之間,躊躇又徘徊的身影……)

她寫給我的信,字跡清秀,工工整整,足足有六七頁長,說著她自己的故事。她說她先生是農專畢業的,她自己則是高中畢業,還有一雙兒女,一起經營家裡留下來的茶園,生活恬淡平實,不忮不求,她以為,生命應該會這樣好好的走下去。沒想到夜裡的一場天搖地動,震碎了一切。

她的房子全垮了,茶園灌溉用的水塔也倒了,更不堪的是整片茶園橫切裂開來一個地縫,一切都完了。什麼都沒有了。

不得已,他們只好到臨時搭建的組合屋住了半年。之後,政府撥放補助,於是他們想回到原來的地方從頭做起,重新再來。但當時補助錢不多,他們必須貸款,再跟朋友借了一些錢,才把房子蓋起來。原本在餐旅學校讀書的女兒,很懂事,因為經濟因素休學,到溪頭的米堤飯店打工,多少補貼一些家用。心傷仍在,但他們很努力的一點一點縫合。正當一切似乎都有了新的希望,沒想到地震的餘悸猶存,颱風又來了。

二○○一年的桃芝颱風,從花蓮秀姑巒溪登陸,橫掃花蓮後,越過中央山脈,一路撲向南投。連續六個小時的豪大雨,引發嚴重的土石流,瞬間吞沒了屋瓦房舍、農田林地,帶走兩百多條人命。

又是一夕之間,女兒打工的米堤飯店被巨大的土石流淹沒接著他們重新蓋好的家又垮了。重建家園的夢又破了、碎了。什麼又都沒了,還留下債務。

那天清晨,她看見她先生站在已經傾倒的家的後院。一個大男人眼淚一直掉一直掉,然後自己擦眼淚,手一擦,眼淚又掉了更多……。

她在信中說,作為他的妻子,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她說:
「總裁,可不可以請你幫我寫封信給我先生,給他一些鼓勵。」

這封信看得我熱淚盈眶,立刻就寫了回信。我跟她的先生說:
「你或許是一個非常不幸的人,失去了家,失去了事業,失去了許多有形的財產,但是我卻也看到了你擁有許多有錢有勢的人都得不到的富有。你擁有這樣一個懂事的女兒,願意為了家庭放棄學業;你更有一位這麼體貼的妻子,她如此關心你的感覺,深怕你無力振作,希望我來鼓勵你,希望帶給你希望與力量。」面對命運那樣無情摧殘的這對夫婦,我的信多麼卑微。

我們落榜、我們失戀,我們被上司構陷、被同儕排擠,我們志不得伸、我們一分努力得不到一分收穫,我們頹廢了、就要放棄了。但是我們不曾想過,有一家人被命運的手操弄著,在黑暗中連續兩次把根都拔除,那樣的挫折如何承受?就連對他們敞開心肺大喊一聲加油,都會被淹沒在滾滾的巨流中。
盡我的力量有時間便寫信,看到國外好的茶葉產品就寄給他們參考。我沒有想像到的是,幾年的光陰過去,這家人展現了驚人的韌性,他們不但又一次重建了家園,也重建了茶園。在裂縫的土地上,長出了向陽的新茶。
  
不時我會收到他們寄來新採成的茶葉,這家人正朝著精緻產品的方向努力。沏一壺茶,一心二葉在滾燙的水中緩緩舒展,我的心又一次熱了起來。他們一定不知道,他們是我心目中的天使。



3.天使小孩 

關於九二一,還有另外一個故事。

很多年前我因為手汗的症狀,到醫院做胸腺的開刀,一大早開刀房的門口就有很多人在等待,有些是等著開刀,有些則是一臉焦急的家屬等待自己親人開刀的結果,那時我太太陪著我。等我進了開刀房後,我太太看到有位母親在一旁不停地掉眼淚,看著一個年紀很小的小女孩被送進了開刀房。

我太太忍不住就去安慰那哭泣的母親,原來小朋友得到的是一種罕見疾病,一開始肌肉無力、肌腱的反射緩慢,最後肌肉一點一點的消失,直到骨化。
等到我從開刀房被推出來到病房,全身麻醉漸漸退去,呼吸時傷口還非常疼痛,我太太就急著告訴我,剛才在開刀房外遇見的事。

她說:「等你稍微好一點,我們一定得去探視隔壁病房的母親和小女孩,看看能否幫上  什麼忙。」

隔天,我可以下床了,就忍痛,跟她一起去探視。我看著那鎮日守著孩子的母親,擔憂疲累全都寫在臉上。我想既然是這麼罕見的病,除了已經有的治療,也許可以嘗試多方諮詢第二個意見的診治,而且她們家不在台北,車程奔波格外辛苦,就提出建議,安排她們住到亞都飯店,並請託我熟識的醫師幫忙做了深入的檢視

這樣在幾位不同醫師的聯手下做了幾次醫療,雖然沒有使小妹妹的肌肉完全恢復。但幸運的沒再惡化,她們也就回去了埔里的家,之後很久沒有聯絡。

然後九二一地震發生了,地震那天晚上,我心裡頭立刻想起了在震央的她們,我試著打電話到她們家,但已經沒有人接電話,我只能暗自祈禱希望她們母女平安無事。地震後大家忙著救災,九二一不是中部人的事,這塊土地上的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那時台中永豐棧麗緻酒店的 蘇國垚總經理跟我聯繫,他說災區缺乏食物,於是我就快速集合了台北的旅館業,把所有的救災物資集合到濱江公園,叫了好幾輛卡車,火速運到中部,然後由蘇總押車,深入災區發送

當飯店同仁在那邊照料災民用餐,其中有位災民看到蘇總,就問他:
「你是亞都飯店的人嗎?」

蘇總說:「是啊是啊……。」

那個人黯然的說:「我認識嚴總裁,你可不可以幫我告訴總裁,我的小朋友在地震時被壓死了……。」

我接到消息,一時之間無法言語。我想到人生的無常,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好不容易逃過病痛,卻躲不掉天災。這小女孩讓我久久無法忘懷!等到又過了一些日子,有一次我到台中的大學演講,演講結束,正在幫同學們簽名的時候,突然其中有位女同學拿了一封厚厚的信交給我。她很客氣地說:「嚴總裁這個請你等一下看。」當時還有學生在排隊,我也沒多想,就將信收到口袋裡。

等我上了車離開學校,猛然想起這封信,連忙翻出來閱讀,原來交給我這封信的女孩竟然是那個小妹妹的姐姐。

她說:「嚴總裁,我妹妹已經變成天使了,但是我很想告訴你我們從來沒機會說的話,我媽媽跟我的家人都非常感謝你,感謝你對我們的關懷 … …。」

我的眼眶紅了!我自認為什麼都沒做。

生命中隨時都有讓人感動掉淚的事,有時我會覺得為什麼我們不多做一點、多付出一點?當你看到因為你伸出的一隻手,也許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可是你所得到的竟然這麼多,你自己是最大的受惠者。
這並不是說因為你得到別人的感謝而覺得受惠,而是在同為人類的處境,我們必須共同創造人性美好互動的可能我們同情、我們慈悲,當我們肯繼續對人付出關懷,這種美好就會存在,如此我們的社會就永遠會有希望,會有未來。

嚴長壽的台灣想像


趁到國賓大飯店與洪信佳醫生聚會前 進書店翻讀嚴長壽的台灣想像一書第一章
是2000年對臺灣大學學生的演講 (我想嚴氏的基本哲理都在此)

1986年我任職美商選擇亞都 當時以為它是歐洲風的 我們送往迎來的機會很多所以嚴先生訓練的服務優勢多有親身體會
 後來在張繼高先生紀念書中看到他們夫婦在1987?年終赴亞都的舞會之照片

約1998年我在中原大學兼課 學生似乎都很迷王晃三老師推薦的總裁獅子心》我是正規外商訓練出來的實學經理人 對於勵志學(如卡內基等)沒很大的興趣
不過 嚴長壽先生很了不起的地方是真誠地轉入臺灣的社會公益 (我剛從花東回來 那兒的一些人感謝嚴先生的深情)
提出很多領先的觀念.
讓這博士內閣   這博士碩士生超過百萬的臺灣汗顏


 嚴長壽是位了不起的生命「發光體」( vs 反光體 )
我的台灣想像

我的台灣想像

不管我遇到什麼挫折或困難,總是希望將自己在國際上所觀察到的、所做過的、所努力的,能夠讓台灣的未來更具有前瞻性與生命力。
  山外誠然有山,我們也有足以開拔的雙腳,以及永不灰心的美好想像!
─嚴長壽
從台灣、偏鄉到離島;開發或與保存爭議乃至轉型的創意;從金門、澎湖到阿里山的未來;從陸客、美食、文化自信到生活大國;從年輕人、教育沉痾到國際人才的匱乏……
   本書裡的每篇文字,就好像卑南溪每一個迴彎支流,從〈青年人的未來〉、〈在地價值〉、〈文化自信〉、以及〈未來在人文與教育〉四個方向,點點滴滴記述下 總裁這幾年思索的心跡,也像那始終未斷的溪水,在曲折旋繞間,苦心追索著出海口:「台灣的價值在哪裡﹖」「台灣的新競爭力究竟在哪裡?」
  這本小書是總裁長久以來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想像與期許。希望在回顧之中,我們能尋回台灣那遺失的光榮感與向上之心,發掘讓台灣立足國際的新價值與使命。
作者序
永不灰心的美好想像
  這五、六年以來,我因為關心花東,常常在台北、台東之間奔走,有幾次,飛機在海岸山脈上空迴轉,我從小小窗口不經意瞥見花東縱谷間那一條綿延數十公里的卑南溪。
  從空中遙望,它時而散如髮辮、時而阻斷於沙洲、裊裊喘息,時而藏身於雲霧間若隱若現,然而,隨著機翼的攀升,視野的拉高,最終我們還是可以依稀辨識出它逶迤奔流,尋找海口出路的軌跡。
   人生如河,逝者如斯。一九七○末,我成為美國運通台灣區總經理多年,有機會被調派紐約總部,開啟新的人生。但是那幾年間台灣真是噩運連連,先是退出聯合 國,之後又遭逢中美斷交打擊,很多人準備變賣家產移民美國,離開前景黯淡的台灣。然而在這樣的時刻,我卻選擇留下,同時還辭去極力慰留我的老東家,轉身投 入籌建中的亞都飯店,我總希望在政治之外,台灣能以文化與觀光跟世界做朋友,即使能力有限,即使環境再辛苦、再險峻,也希望能對自己生長的土地有所付出。 之後,輝煌的三十年過去了,我勉強的將亞都這個地點不太好、房間不夠多的飯店,無論是在業務上或是文化公益平台上,都發揮得淋漓盡致、了無遺憾。這三十年 多來,我決定帶著累積了一輩子的閱歷與人脈,全心全力投身在公益事業,在台東尋找台灣未來的一種可能。
  這其中,不管我遇到什麼挫折或困難,總是希望將自己在國際上所觀察到的、所做過的、所努力的,能夠讓台灣的未來更具有前瞻性與生命力。
   在這種心情之下,重新再看這集子裡收錄的三十三篇文章,我感觸很深,它們是我基於不同場合、不同時空背景及因緣所寫的當下感言,有的甚至時間上跨越長達 十二年之久。從台灣、偏鄉到離島;開發或保存的爭議乃至轉型的創意;從金門、澎湖到阿里山的未來;從陸客、美食、文化自信到生活大國;從年輕人、教育沉淪 到國際人才的匱乏……每一個問題都曾那麼令我揪心頓足、大聲疾呼過。
  十多年過去了,時空脈絡或有不同,當初我指陳的問題卻依然存在,甚至一直擔憂的險狀,居然成真;原本不樂見的惡劣趨勢,已沛然難禦;面對這類「不幸言中」的現實,我沒有鐵口直斷的絲毫喜悅,有的只是沉沉的心痛。
   多年前,有一本講述哈佛大學醫學博士法默到海地行醫的書《山外有山》(Mountains Beyond Mountains),法默醫生對弱勢海地人的奉獻,令人尊敬與感動,而「山外有山」這一個詞彙原來自海地諺語「越過了山,還有山」(Beyond mountains there are mountains),意思是「才解決了一個問題,接著又來了一個問題」。此時此刻,站在抉擇點上的台灣,我也有這樣深刻的感受。
  當韓國、大陸、日本努力擺脫過去、面對挑戰、不斷蛻變成長之際,反觀台灣這幾年下來進步有限,而且一點一滴不斷的消耗、掏空自己。為什麼我們看不出台灣最大的優勢是文化,最大的弱點在於國際化。
  過去台灣因緣際會累積了充沛的人才,成為我們文化經濟成長爆發的能量,可是將來我們還有這樣的機會嗎?如今,台灣寄望能與大陸一起成長,可一旦大陸為自己盲目的發展付出代價,我們又能到哪去寄生?
  這些油煎火燎的怒氣,轉變為「不甘」、激發為「志氣」,讓原本只想甘於平凡的我,一次又一次的自不量力的跳出來,提出建言。我承認我是個「雞婆」的人,但如果真能解決問題,即使我會被咒罵、誤解,甚至背後插滿中傷的箭矢,也不足惜!
  認識我多年的朋友都知道,我的確有很強烈的淑世理想,不論環境如何惡劣,我都相信一個人、一個社會的品質是可以往前走的。這是我可以如此樂觀地走下去的原因。
   這本《我的台灣想像》是我長久以來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想像與期許,許多文章在下筆之前,甚至醞釀了十年之久。這裡面的每篇文字,點點滴滴記述下我這幾年思 索的心跡,猶如卑南溪那苦心追索出海口的汩汩溪水,我也不斷思索著:「台灣的價值在哪裡﹖」「台灣的新競爭力究竟在哪裡?」
  我希望這本小書,足以做為過去十年來思維的刻度,在回顧之中,我們能尋回台灣那遺失的光榮感與向上之心,發掘讓台灣立足國際的新價值與使命。
  山外誠然有山,我們也有足以開拔的雙腳,以及永不灰心的美好想像!
嚴長壽
嚴長壽(1947615日-),…….臺灣基隆中學畢業,目前為非營利組織-「公益平台基金會」董事長。
……自軍中退伍後,一度找不到合適的工作。二十三歲,經朋友介紹,進入美國運通擔任傳達小弟,始於服務業內服務。二十八歲因表現出眾,內升為美國運通台灣區總經理。三十二歲,應美國運通辦公室房東-周志榮先生之邀,掌理亞都麗緻飯店。
自從踏入美國運通,便萌立「以觀光旅遊讓台灣和世界交朋友」為一生職志。因此,嚴氏積極參與台灣的觀光國際事務,從組團到國外推廣。嚴氏曾參加亞洲旅遊協會、美洲旅遊協會,並擔任世界傑出旅館系統(The Leading Hotels Of The World)亞洲主席、青年總裁協會世界大會主席、圓山飯店總經理、台北燈會主任委員、中華美食推廣委員會主任委員、台北旅展主任委員、觀光協會會長等份外工作。被社會譽為「觀光教父」的他,長期關心台灣的發展,也參與多次國家的重要規劃、國際觀光事務,是台灣觀光旅遊的領航人。
從 未上過大學,只有高中學歷的嚴氏,自認是個平凡的人,但是他多次在公司場合表示:很早就找到人生的方向,而且認識自己、用心學習是他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的 主要原因。由於嚴氏從基層做起,對每一階層的酸甜苦辣點滴在心,故尤重第一線服務人員的心理建設,並強調認識自己並與自己溝通的重要。
嚴 氏所關心的不限於個人的成就或企業的未來,他投注大量心力推動台灣觀光事業、提升社會文化,近年始致力於花東地區教育的紮根工作。靠著自身不斷的努力與用 不完的熱忱,從小弟當上總裁,進而成為社會的良知與意見領袖,鼓舞了無數年輕人以此為典範自我激勵、積極奮發向上,至今謂為佳話。
著作

胡乃元領軍 TC音樂節堅持品質
小提琴家胡乃元(左一)所組成的TC弦樂團已經具有一定演出規模。 (亞藝藝術/提供)

記者趙靜瑜/台北報導
一 年一次的不常設樂團,卻能在相同的音樂信念中,堅持音樂品質進而演出,由旅美小提琴家胡乃元所發起的「Taiwan Connection音樂節 」即日起在台灣發聲,胡乃元說,他每年都有新的訊息跟任務要帶給台灣樂迷,希望在紛亂的政治外,音樂可以讓台灣樂迷靜下心來,思索未來的決定。
「我要感謝很多人,除了已過世的許遠東總裁,就是嚴長壽先生,在音樂上給了我實踐的力量。」胡乃元也謝謝新舞台館長辜懷群陪他一起做夢,也大方說出對妻子的感恩,「最辛苦的就是我的太座千洵。」在她力挺下,每年的TC音樂節都有美好悅音得以被傳頌。
今年的演奏家們除了胡乃元外,小提琴家薛志璋、中提琴家黃鴻偉、大提琴家陳世霖都是常客,其他還包括小提琴家林允白、林佳妃;中提琴家王怡蓁、大提琴家王健及鋼琴家黃海倫等。
胡乃元說,一年演出一次,成員的默契及做音樂的態度非常重要。「每年我都有一個私人的任務,就是詮釋莫札特。」他表示莫札特的音樂不只純淨如天籟,更有人性的一面,今年將演出莫札特〈D大調第二號小提琴協奏曲〉及〈小夜曲〉等。
六場售票巡演將從嘉義、台中、台東、宜蘭及台北展開,兩場校園活動也隨後於交通大學及中國醫藥大學演出。
詳情可詢亞藝藝術:02-23694802。
----

音樂總監胡乃元、發起人嚴長壽,決定「Taiwan Connection」將無限期停演。成立之初,胡乃元希望拋磚引玉,邀請更多音樂家一起響應,把音樂帶到台灣各個角落。然而十一年之後,若只靠一年一次的巡演,推行音樂的成效難免有限。
「Taiwan Connection」今年將以演奏舒伯特的《偉大》,為十一年的音樂歷程暫時畫下句點。胡乃元表示《偉大》是舒伯特在知道自己得到絕症後寫下的,寫盡人生百態。
胡乃元從曲中聽見:「不管人生多辛苦,都應該抬頭挺胸面對問題」。他因此把此曲獻給「Taiwan Connection」後,那些一路相挺的無名英雄。

2004年,在亞都麗緻總裁嚴長壽、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以及新舞臺辜懷群老師的支持、鼓勵之下,久居紐約的知名小提琴家胡乃元,成立了Taiwan...
MUZIK-ONLINE.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