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詹光裕醫師:馬江你們不配做我們的公僕!;該大人站出來了(劉黎兒),崔健




當兒子在街頭替學生上課…醫師父親動容 投入太陽花行列
詹光裕/醫師 曾留法5年 2014-03-29 21:06


編按:服務於國內某家知名醫院的詹光裕醫師說,他在大學擔任老師的兒子於太陽花學運佔領行政院當晚,被警察逮捕拘禁20小時。
詹醫師的兒子因此延誤同學的授課,無奈卻也堅持地向學生們承諾:下周補課!
一個禮拜後的這天,上課的課堂改在立法院的街頭了...。而詹醫師則趕上了兒子這堂課的最後五分鐘,遠遠看著自己的兒子被逮捕後仍不畏強權,又重返「課堂」,詹醫師滿是感動、驕傲,而此時,他以一個父親的心情,向馬總統提出沉痛抗議:你錯了!

我的兒子在323晚上十點,因為參加佔領行政院的抗議活動被警察逮捕,失去行動自由20個小時。

他為了反對馬江政府的不守法治、拒絕傾聽人民的心聲,秉持良知參加在這次的太陽花學運。因為從他所受的教育,他的理性告訴他:這樣的政府不值得他愛,馬政府錯了!服貿協定將把台灣帶向屈服中國之路!

他關心年輕人的未來、也心疼這群學生們的辛苦。身為在大學兼課的老師,他鼓勵學生也來見習、見證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

因為他的被逮捕,當天他無法上學生的課,但是他承諾:下週補課!我因為也關心這個活動,下班後趕到現場,結果竟然親自聽到孩子在演講台前闡述理念的最後五分鐘!也聽到他對學生的承諾。說實在的,我也很感動、並且以他為榮!

因為關心、也愛台灣,所以他在結束法國的學業後立即申請返國服役,接著以台灣為他事業的根據地,因為對教育有熱誠,所以也在大學兼課。

他一向是依理念行事,很理性的年輕人,如果不是這個政府的施政讓人民失望,學生和知識份子們哪裡會有需要走上街頭、佔領立法院?如果馬江政府尊重民主,哪會需要「公民不服從」的行動?如果事件發生以來一週間,能虛心溝通,哪會有佔領行政院的行動?

政府帶頭做出種種不符法治、民主的行為,要民眾吞下去,真是令人搖頭嘆息!年輕人出來衝撞,才提醒了許多民眾:再下去,我們真的會沒有希望、失去未來!

323晚上在馬江政府的授意下,警察執法失當,以暴力對付示威抗議的學生、民眾,這是赤裸裸的國家暴力,這樣的政府已經失去人民的信任,也絲毫沒有正當性了!

這是最壞的民主示範!當人民以「公民不合作」的行動起來向政府表示意見的時候,這個政府應該是要謙虛謹慎的檢討,而不是以國家機器執行「非法的」暴力!

1789年,當法國人民起來反抗政府時,人民手裡是持有武器的;但是接到命令的軍警「拒絕」向百姓開火,因為他們是人民,不是敵人!

323的夜裡,所謂的人民保姆-警察,竟然以棍棒向手無寸鐵,高舉雙手、口喊和平的學生、民眾施暴,造成流血受傷百餘人,逮捕數十人的結局。

如果不是忍無可忍、如果不是心疼比他年輕的學生們,我的孩子不會參加學運活動,不會到行政院參加抗議活動!

這個政府裡的官員(馬江為首、帶頭做壞的示範)真的是一再的顯現傲慢,拒絕與民眾貼近,傾聽學生、人民的心聲;如今甚至做出以百姓為芻狗的行為,哪裡值得我們尊重?

我,一個國民,一位父親,要為我們的年輕學子,為我的兒子遭到的粗暴、違法行為,向馬江為首的政府發出嚴正的抗議:你們不配做我們的公僕!你們讓台灣的人民蒙羞!你們最好準備下台向人民告罪!

1898/1/13,左拉(Emile Zola)為了一位法國軍人Alfred Drefus受不白之冤,向法國總統提出抗議;現在,我為我們的學子和我的孩子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向馬總統提出抗議:你錯了!請不要再讓台灣蒙羞了!再下去會讓台灣蒙塵!PS.這篇文章是3/25清晨寫就,因為震驚於此事之粗暴,幾天的沈澱之後,我更要為他的勇氣感到驕傲,當然我要向馬總統提出控訴的信念更為堅定!


該大人站出來了(劉黎兒)




更多專欄文章
青年學生為了台灣的現在與未來,反對黑箱服貿佔領國會行動已經10天了,在台灣史上寫下輝煌的一頁,但卻遭國家暴力心狠手辣的鎮壓,流血流淚,323-324之夜也是台灣史上近年來最黑暗的一頁;大人不能再袖手旁觀了,因為這是我們選出、縱容的執政者背叛台灣的結果,我們大人應該自己站出來。正跟台灣的全球最危險核電至今還沒過勞爆一樣,天已經在保佑台灣了,不能祈禱僥倖再度降臨在我們身上。

學生展現成熟言行

台灣現在是大人缺席的社會,卡到位的大人因為期待或正在享受「每周休假7天、月領7萬(或以上)」的生活,亦或期待房產永不崩盤而帶來利益,因此姑息不斷在葬送台灣的現在與未來的執政者,即使知道無法忍受,甚至眼看執政者把台灣4百萬個工作機會及涉及國家社會基本安全建設,如公路、水電、電訊等生命線工程,打算拱手讓給中國。
學生不會被一些早已成為執政當局打手的老師們所欺騙,他比誰都清楚政府花大把稅金宣傳的都是詐欺、恐嚇,搜尋網站上的「服貿」關鍵字,不管你怎麼查,都會先跳出執政者或政府的片面謊言;青年學生不像有假高級而裝中立的大人,還說要聽聽御用專家怎麼說,學生知道「1+1=2」,不會相信那些連基本算術也不會的專家睜眼說瞎話地算出「1+1=20」了。
學生為何比大人清醒?因為台灣是亞洲近鄰對年輕人剝削最為嚴重。大學畢業生失業率高不說,起薪及福利保障是日、韓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打工也是日本的三分之一,日本物價雖貴,但政府及財團等大人沒炒作房產,房價合理,打工族努力的話,還能買棟小公寓;但台灣的年輕人根本連償還學貸及求溫飽都很有問題,不是每個人都有可以啃食的父母,而現在執政者還要連他們很有限的生機都加以掠奪。
學生無法坐視大人擺出無能為力的模樣,或哀嘆「雖然他支持率只有9%,但你又能拿他怎麼樣?」就讓台灣走上不歸路,學生們比大人更有理智,不會被執政者的宣傳迷陣所惑,他們喊出「自己國家自己救」,獻出自己的青春時光,也挺出已經非常疲累的身軀來。
連續兩年分別有22萬、13萬人上街要求廢核,除了幼兒父母等外,也幾乎是學生等年輕人,他們比大人更理解台灣最可能成為下一個福島以及劇毒核廢料根本無解;去年25萬年輕人上凱道送洪仲丘乃至此次佔領國會,學生展現出比大人更成熟的言行;但是我們不能繼續拿學生當砲灰了,不能老讓學生站在最前線,大人應該全部站出來,錯過這一次,台灣就走向亡國之路了,來不及了。 
作家 


不甩審查 崔健拒上央視春晚


大陸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象徵反叛與批判精神、曾參與89年天安門民運的中國「搖滾教父」崔健,日前傳出將登上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央視春晚),引發關注。但其經紀人昨透露,崔健不會接受官方審查其表演節目,因此不會參加表演。

六四名曲暴紅

《紐約時報》中文網昨獨家報導,崔健經紀人尤尤稱,崔健確實收到春晚邀約,但不接受審查、最終也不會登上春晚。她透露崔健放棄表演,是「因為我們不會改歌詞」,直言「我們不接受審查」,態度強硬。春晚各類節目照慣例須接受4到6次審查,細節保密。
崔健1980年代走紅,名曲《一無所有》在1989年民運時廣為傳唱,他曾到天安門廣場慰問絕食學生,此後長期遭禁止辦大型演唱會。昨《蘋果》試圖聯絡崔健但未果。





崔健(52歲)小檔案

出生地:北京
身分:歌手、製作人、導演,人稱「中國搖滾教父」
經歷:
1984年成立「七合板」樂團
1986年發表名曲《一無所有》
1989/05/19赴天安門演出聲援學生
1989年~2005年發行5張專輯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崔健拒绝接受审查,与春晚说再见


不久前中国媒体曝出中国“摇滚之父”将上春晚消息,据美国CNN有线电视台和《纽约时报》报道,崔健的经纪人向媒体证实,崔健拒绝接受审查,不会上春晚。


*****



 這幾年    劉黎兒大力協助台灣的非核 以及諸如eTag論述以及日本的案例
 她的專欄: 劉黎兒 - 男女不思議 




2010年3月23日 曾與劉女士見過一次面
我說讀過她在"臺大校友雙月刊"讀過她的文章
她笑說 :那種類似公益文章 她的稿酬是不同等級的 (大意)
她323去看世煜兄 會卡洛 可知那是她的另一情義面
今天知道她的新書 更有點出乎意外的另外一面相


---323
yy 拿到一套兩冊胡適逝世紀念的史語所專刊 真有紀念價值

參加Michael 的出巡 (反正 是看到胡女士的 信息"......根據氣象預報
明天氣溫回升放晴
我已委請維昭組「青春正妹團」
周六下午
推輪椅帶麥克兄去附近的玉成公園小小遠足
晒晒太陽,嗅聞青草和泥土的氣味……"
參加者除大作家和大政論家林濁水等等 充滿活力
我只要是要跟Michael 說 出院 好好寫鄭南榕傳的劇本
還要說 日本那千冊千夜的同行 以前是在醫院弄他的第1053夜
不過 採取完全放空也好
(20人之中 一家族佔4人 5歲的小妹妹獻上她水果便當 據Micro說 因為比院內食物更spicy 所以他胃口難得小開 他家還請大家吃雜糧味的米香--真不好意思 忘掉名字
我們還聽台大四年級的某君報告檳榔西施 "過肩摔"的新聞分析.........)

(Dear HC:

多謝您來

報告過肩摔新聞的是台大政治系三年級張勝涵
一家四口是KK Liang,梁國淦
中研院應用科學中心助理研究員
台大生化科技系兼任
妻子蓉果是台大心理系博士生

再次致謝

卡洛)

----
兩性作家劉黎兒:先承認人性有弱點,做人才能更貼心
擅寫日本流行與兩性文化,劉黎兒跟其他兩性作家的另一個不同點,除了新聞背景外,還包括她有個盛名另一半─台灣旅日棋士王銘琬。
【文/盧智芳】

難得在台北偶遇劉黎兒,原來是為了新書《職場男女求生術》回台北宣傳。
下筆描寫都會男女情慾毫無尺度,被稱為「情色女王」的劉黎兒,解釋起自己跟「職場」的關聯,方式倒十分有趣:待在一家報社長達10餘年,後來擔任駐外辦事 處代表,算是升上管理職,只是她反而發現,相較於管人,自己更愛個人表現﹔之後寫雜文寫出興趣,決定當作家自創個人品牌:「第二段生涯也不輸給第一段 啦,」她笑著說。
擅寫日本流行與兩性文化,劉黎兒跟其他兩性作家的另一個不同點,除了新聞背景外,還包括她有個盛名另一半─台灣旅日棋士王銘琬。兩個人相處方式也非常特 別,劉黎兒是棋士夫人,卻不懂圍棋﹔王銘琬在日本有「銘琬世界」的美譽,但從不限制劉黎兒的敢言、敢寫。「我從來沒有一次因為考慮他的因素而決定要不要寫 什麼,一次都沒有,」劉黎兒說。
台灣人對日本現象之所以格外有興趣,除了某些文化共通性,也不脫它們常常是「領先指標」,一段時間後可能在台灣發生。利用回台空檔,聊起最近在日本的許多新觀察,甚至是自己的夫妻之道,劉黎兒的口吻與她的筆觸一樣犀利不落俗套,輕鬆之餘,也有發人深省的一面。
從新聞工作者變成兩性情色作家,妳當初的想法是什麼?
本來我是報社在東京的代表,交了很多朋友,他們常帶我去吃喝玩樂,讓我很融入當地。1999年時我回台灣,聊起日本人對各種事的想法,大家覺得很有趣,後來當時人間副刊的主編楊澤邀我寫了第一篇稿,叫「不倫為文化」,我的訂單自此就再也沒斷過(笑)。
在東方,不倫是很大的禁忌,大家都以為日本應該更保守,沒想到他們對待這個問題反而比較輕鬆。其實職場上會發生不倫戀有3個原因,第1是日久生情;第2, 一般人最精神抖擻的好模樣都在職場上展現;第3,職場上有很多利害關係,也有人覺得可以藉此讓自己更上一層樓。日本人在戰後60年都過著工作佔了每天很長 時間的生活,不像台灣從最近20年才開始,所以看待這些事情也比較坦然。
吃飯時,要是有人聊起跟已婚人士談戀愛,在台灣,大家都先問「是誰?」我們針對的是個人隱私,而不是客觀地討論狀態。加上台灣人都勸合不勸離,所以就算現 在每3對夫妻就有1對離婚,但這些事沒辦法拿到餐桌上談。日本人卻可以把這種話題客觀化,從問對方「多久了?」「為什麼?」開始,讓我覺得很不一樣。把這 些故事寫成文章後,一寫,就非常受歡迎。
【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Cheers雜誌》122期;訂閱天下雜誌群知識庫;訂閱Cheers雜誌電子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