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7日 星期六

蘇治芬、林濁水:3個關鍵的角度


3個關鍵的角度:
1,基本上沒有聯合公報,聯合記者會,就是雙方彼此「框限」並不成功;縱有,如果在主權上出狀況,國民黨選情雪上加霜,k 不敢。且民進黨執政時大不了不認。
2,所渭「秘密協議」,一旦失去政權,如廢紙一張。
3,所謂對等是關在房間裏面的對等;出了房間就不對等;但是國際媒體上稱呼兩個presidents,這又對等了。
其中第一已在新聞哇哇講了。






治芬 讚!!!
去過蘇治芬時代的[紫藤廬]; [元穠]的 舉手... smile 表情符號


身為一位台灣的女性政治人物,真的不簡單,我很欽佩為了台灣社會站出來的勇敢女性,蘇治芬縣長就是其中一位。在台灣農業長期被政府邊緣化的情況下,她帶領雲林這個農業大縣走出困境,首創全國農機具展、農業博覽會,在極度艱困的環境下,讓全台灣都看到農業的生命力、讓雲林的農友們重拾尊嚴。

此外,她相信教育的力量是翻轉人生的可能性,每一個人都該平等享有,蘇治芬縣長積極推動「小校轉優」計劃,在她擔任雲林縣長任內,沒有任何一間少於百人的小學因少子化而關閉;她也積極推動各鄉鎮的老街保存與再生,因為她認為,要讓老人在地老化的關鍵,是要打造出讓老人家安然生活的環境。


這個在雲林北港長大的小女孩,數十年前回到家鄉,為了讓雲林鄉親過得更好,選擇從事政治工作,不只是她的職業,更是一生的志業。雲林縣第一選區(麥寮、台西、東勢、褒忠、土庫、虎尾、四湖、元長、口湖、水林、北港)的朋友們,請支持 蘇治芬,支持雲林的美好未來。2016年,讓我們實現國會輪替,改革過半!



2014-04-29  23:37

〔本報訊〕反核四民眾今天包圍立院,阻擋朝野立委離開議場,訴求儘速作成核四停建決議。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指出,如今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都被懷疑,已從政治對立變成世代血仇,若朝野領袖繼續因循苟且,體制將從危機走向崩潰。
  • 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指出,如今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都被懷疑,已從政治對立變成世代血仇,若朝野領袖繼續因循苟且,體制將從危機走向崩潰。(資料照,記者張嘉明攝)
    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指出,如今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都被懷疑,已從政治對立變成世代血仇,若朝野領袖繼續因循苟且,體制將從危機走向崩潰。(資料照,記者張嘉明攝)
公投護台灣聯盟今天號召反核四民眾包圍立院,抗爭對象不分藍綠,民進黨立委蕭美琴和台聯立委周倪安要步出議場都遭到阻止,甚至與民眾發生口角衝突。
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晚間在臉書發文指出,公投護台灣人士慷慨激昂程度,已超過當年逼立委修憲國會減半的程度,政治人物不分藍綠,已幾乎全都被強烈懷疑。
林濁水認為,這已不是所謂藍綠對立,而是激進公民團體對整個代議體制的對立,政策對立變成世代血仇,「朝野領袖再因循苟且,逃避根本癥結的徹底解決,體制將從危機走向崩潰!」






蘇治芬立院聽演講 「媽媽支持孩子」


不同於其他綠營首長站在地方砲打中央,雲林縣長蘇治芬以行動支持學生,今晚到立法院靜坐、聆聽公民演講,這是她繼22日之後,第2次以私人身份出現在向日葵學運現場,除了一名男隨扈,身邊都是年輕學生。

隨著演講內容情緒起伏,時而眉頭深鎖、時而暢懷而笑的她,向《蘋果》記者表示,今天出席立法院反服貿抗議活動,是單純以媽媽的心情坐在這裡,聲援在埸學生,而非以公眾人物的身份出現,婉拒受訪。(蕭惟珊/台北報導)




蘇治芬時而眉頭深鎖。 謝昇璁攝
雲林縣長蘇治芬來立法院靜坐聆聽公民演講,以行動聲援反服貿學生。謝昇璁攝



蘇治芬遭黑衣人攻擊 座車被踹

司機與隨扈被拉傷
〔記 者廖淑玲、鄭旭凱/雲林報導〕雲林縣水林鄉蔦松國中存廢引發家長及地方民眾質疑,上百名群眾昨欲向縣長蘇治芬陳情,卻演變成群眾以人牆阻擋蘇治芬座車,踢 踹座車、拉扯座車司機及隨扈,蘇治芬雖無受傷,但事後認為如此行徑有如暴民,其中還夾雜有一群近十名黑衣人故意在場搧風點火,質疑與選舉恩怨有關,她已要 求警方依法究辦並提告。警方則漏夜調訊清查,以揪出不法。
縣府、民進黨雲林縣黨部及國民黨雲林縣黨部昨天同聲譴責暴力。蘇治芬則表示,對於下鄉協商學校事務遭受黑衣人攻擊,她感到相當遺憾,校園是教育聖地,不容黑道暴力侵害,希望各界能理性看待,還給校園安靜的學習環境。
蔦松國中家長會長林政榮表示,家長會的訴求很簡單,只希望資源共享,讓在地孩子能在地就學,竟會演成群眾包圍縣長座車,也覺得十分不妥與遺憾,並重申他根本不知道現場黑衣人的身分。
水林鄉蔦松國中家長因不滿「飛天藝術中學」借用校地,甚至傳出蔦松將由飛天接管,社區生則另往水林國中就讀。昨上午上百名地方民眾與學區家長在蔦松國中拉白布條抗議,將宣傳車開進校園,被縣議員黃文祥制止,避免影響學生上課。
抗 議群眾獲悉蘇治芬就在距離蔦松國中不到一公里處松中村長林勝郎住處,轉往該處欲向縣長陳情,抵達時發現縣長座車準備離去,頓時多人以肉身擋車,有人衝向座 車猛踹,還有人企圖闖進車裡要拉出蘇「踹共」,座車司機、隨扈手臂都被拉扯受傷;蘇治芬則在北港警分局長張金來等人護駕下,安全離開現場。
蘇︰選舉恩怨介入
事 後蘇治芬嚴厲譴責暴力,尤其面對群眾中又有多名黑衣人,除透過警方蒐證資料指證行兇者,也提供二年前村長選舉時,她到松中村為現任村長輔選時,也曾遭一群 黑衣人包圍座車警告她不得為人助選,隨即離去,並未有進一步的動作。當時她認為是選舉期間並未追究,如今又有黑衣人介入,她質疑應與當時的選舉恩怨有關, 且有人竟衝進座車,已妨害其人身安全及自由,重申治安不容被挑戰。
北港警分局初步掌握九名涉案者,漏夜調訊其中兩名村民,但兩人均以到場看熱鬧,否認滋事,訊後請回,另七人未應訊者,警方已發出通知書,要求到案說明。
據指出,雲林縣政府昨已裁定飛天與蔦松兩校統整為蔦松國中,分設藝才班、普通班,在地學生可選讀藝才班或普通班,不必到他校就讀,就讀藝才班者酌減術科費用,冀盼化解在地家長與民眾疑慮。




蘇治芬案: 司法還有很多不公、改革路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蘇治芬
蘇治芬

Yunlin County flag.png雲林縣第15-16任縣長
現任
就任日期
2005年12月20日
前任 張榮味

出生 1953年7月10日 (57歲)
中華民國臺灣雲林縣北港鎮
政黨 民主進步黨 民主進步黨
籍貫 雲林縣
配偶 黃武雄
學歷
  • 北港南陽國小
  • 北港初級中學
  • 臺北市立商業職業學校畢業
  • 臺南女子技術學院財務金融學系肄業
經歷
蘇治芬(1953年7月10日-),中華民國政治人物,出身於政治家族,出生在雲林縣北港鎮[1] 曾任民主進步黨雲林縣選區國民大會代表及立法委員,不過在2004年的立法委員選舉時,她沒有參選連任。2005年當選雲林縣縣長,2009年連任,為雲林縣第一位非中國國民黨籍,第一位女性縣長。

目錄

[隐藏]

[編輯] 縣長任內遭羈押事件

2008年11月4日,雲林地方法院檢察署因同案被告葉安耕做為污點證人指證而認為她涉及璟美垃圾掩埋場收賄弊案,將她拘提管收。
2008年11月5日雲林地方法院裁定600萬新臺幣交保,由於檢方未傳即拘,加上法院對交保羈押與否遲疑不決,司法上的粗暴及瑕疵,蘇治芬以拒絕交保並且絕食為對抗手段,拒絕交保後,被收押在雲林看守所。蘇展開絕食抗議,並持續兩百小時以上。雲林地方檢察署主任檢察官林文亮認為,蘇實際上更涉賄賂縣議會議員及向長庚醫院集團索賄的長庚醫院雲林分院大樓增建收賄弊案,並可謂「罪證確鑿」。但民主進步黨內認為檢方所指控她貪污的說法過於牽強、亦缺乏有效證據,將政治獻金誣指為賄賂,因此民主進步黨不分派系都支持她。民主進步黨也認為檢方審前羈押,此係押人取供的作法。
2008年11月14日,雲林地檢署偵結起訴蘇治芬,並具體求刑十五年、褫奪公權八年,追繳其不法所得二千一百萬元。當日晚間移審迄當日深夜十二點,雲林地方法院裁定蘇治芬當庭無保釋放,但限制出境與限制住居。
2009年7月,民主進步黨於黨內自行成立的法律小組,將對檢察官濫權起訴案件進行檢舉。首波鎖定雲林地檢署[2],但此消息一出即無後續動作。
2010年8月林濁水指出國民黨奪回政權後,司法盛行「辦綠不辦藍」,一直到蘇治芬收押事件達到了一個高峰。林濁水認為蘇案激起強烈的民怨,讓本來可能無法連任的蘇治芬聲勢逆轉高票當選連任,這種司法惡搞才暫時停頓。[3]
2011年4月29日,一審宣判無罪.理由是被告退回收受款,無收賄意思.

[編輯] 家族

父親蘇東啟生前長期投身民主運動,母親蘇洪月嬌生前也長期擔任黨外及民主進步黨籍省議員,在黨外政壇頗為活躍;姊姊蘇治洋曾任省議員、國大代表。曾有兩次婚姻,現任丈夫黃武雄為臺灣大學數學系退休教授、知名教育改革專家。


六輕停工 蘇治芬怎敢下重手?


2011-05 天下雜誌 473期 作者:林倖妃
圖片標題 圖片來源:劉國泰
即使動搖全球石化供應鏈,雲林縣長蘇治芬還是開鍘了,首開地方政府要求世界級石化巨人停工的先例。不到一年,連爆四起大火,台塑六輕怎麼了?即使有工安,台灣還能有石化嗎?
昨天晚上,終於睡得比較好了,」雲林縣長蘇治芬雖然笑著,臉上仍看得出疲憊、壓力。
運動外套、球鞋、凌亂的髮絲,流洩出她這一年來沉重的心情,「去年七月後,我一想到六輕,就像烏雲一直罩在我的頭上。」去年七月七日到今年五月十八日,十一個月裡,台塑六輕廠區裡爆了四起大火。(見表一)
上週五(五月二十七日),蘇治芬做了撼動石化王國台塑、甚至全球相關產業供應鏈的決定:勒令台塑麥寮廠區氯乙烯廠、南亞海豐廠區,六月一日起無限期停工。
這是台塑集團成立四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強制停工。
蘇治芬,首開台灣用「地方政府」這塊招牌,要求世界級石化巨人停工的先例。
經濟上的衝擊,非同小可。
遭停工處分的南亞海豐廠區,乙二醇廠的產量為全球第四,丙二酚廠更是全球第三位,都是南亞廠的主要獲利來源。《天下》向台塑集團查證,以目前停工的規模計算,一天將損失三千四百四十萬台幣(見表二)。下游廠商搶料的恐慌,也已經凝結在空中。
政治風向變了
「我朋友勸我要小心自己的安全,」夜裡九點在台中高鐵站受訪的蘇治芬,採訪一個小時後,終於透露出心底的壓力,「台塑關係真的非常好,『從上到下』都非常好、非常好,」她加重語氣。
她為什麼敢做這麼大的決定?為什麼選這個時機?
相對於去年七月的六輕大火,今年五月的火不大。當時,為什麼沒有重罰?這次,為什麼除了裁處五百萬罰金,還勒令停工?
雖然蘇治芬沒有公開承認,但是,大環境的政治風向變了。

首先,總統馬英九在四月二十二日親上火線,宣布不再支持國光石化開發案,石化業必須朝向高值化發展。
最大的競爭對手國光石化胎死腹中,台塑六輕也未從中得利。
五月十二日,六輕輸送液化石油氣和異癸醇管線洩漏起火。一向給人好好先生印象的經濟部長施顏祥,竟說出重話,「沒有工安,就沒有石化,」並支持主管機關,查明原因依法從嚴處理。
高層的態度轉變,也讓基層官員大膽起來。
五一二大火後,連工業局副局長連錦漳,都親自為雲林縣政府跑公文、進行法令解釋。公文從十七日送入,到十九日交回雲林縣府建設處,只用了三天時間,就確認共用管線屬於工廠設備的延伸,符合「工廠管理輔導法」第二十一條第三項:縣市主管機關得以勒令停工、要求改善。
他還在經濟部會議裡,義憤填膺地說,「我們經濟部如果有龍泉寶劍,我一定拿著去砍他。」
中央給「龍泉寶劍」
事實上,去年六輕七七大火時,雖然六月「工廠管理輔導法」就修正通過,但經濟部對縣政府要求函釋的公文,卻被以四兩撥千金態度回應「沒有子法、無法適用」。
這次,中央態度的轉變,的確給雲林縣府借了不少膽量。
蘇治芬坦承,地方政府要開罰、懲處,也需完全「合法」。
為此,她拜託民進黨立法院總召柯建銘,在台北召開六輕工安檢討閉門會議。開鍘前兩天,邀集中央官員:經濟部能源局、內政部消防署、營建署和環保署等十四個部會的官員,跟她親率的縣府團隊,針對十五個問題,交叉辯論適法的處置方式。
六輕一定還會出事
第二天,雲林縣政府建設處長、環保局長,接著參加經濟部次長黃重球主持的「台塑麥寮工業區安全管理督導作為會議」。會中,中央對雲林縣的懲處沒有反對。
當天晚上,蘇治芬緊接要幕僚進行圓桌會議,找出政府該有作為的界線在哪裡?「範疇找出來,我來做決策。」
「我和他們(縣府官員)磨了這麼久,從去年到現在,六輕工安檢討會議少說也有一百場,」除了中央,蘇治芬也需要說服自己的部下,「開這麼多會,就是因為我不願意強迫公務員,去蓋任何一顆勉強的章。」
小心謹慎的內外溝通、確認,配合四月以來的中央政策風向,蘇治芬終於在二十七日做出停工的重大決定。
雖然影響台灣經濟,但蘇治芬堅持,雲林人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回想起自己在五月十二日趕到事發現場時,火還在熊熊燃燒,蘇治芬所站的位置原本是上風處,卻因風向瞬間轉變成下風處,消防水噴得她滿臉都是。
風中,她想到早在今年四月,就有一位專家警告她,今年夏天,台塑六輕一定還會出事。令她頓時嚇出一身冷汗,頻頻追問為什麼?
對方說,以他去年參與六輕工安會議的經驗,以及對台塑管理文化的了解,台塑對工安並沒有警覺性。沒想到,才事隔一個多月就一語成讖。
中央該進行國家級調查
「我常在想到底要如何做,才能讓中央重視這問題,也讓台塑總管理高層知道工安不是兒戲,」蘇治芬說,因此決定祭出重罰,台塑才會衡量利害關係。
復工的條件就是要台塑達到先進國家有關石化廠管線安全管理標準(美國API570管線檢測規範),才能申請復工,而政府也要進行國家級調查,以釐清真正原因。
她和經濟部長同調堅持「沒有工安,就沒有石化」,但是,依現在的政治風向看來,台灣即使有工安,還可以有石化嗎?
蘇治芬的決定,對未來政府和石化業間的關係也起了微妙的變化。「地方政府要站在監督角色,積極建立我們和他們平行的監督關係,」她說。
這樣的「新關係」,對台塑和所有石化業者都將是全新的挑戰。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