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2日 星期六

李顯龍 Lee Hsien Loong,Singapore's ruling party won a striking mandate新加坡人:李光耀1923-2015,


Singapore's ruling party won a striking mandate in yesterday's election. Their victory was never in doubt, but the scale of their success seems to vindicate the four years they spent feeling jilted by the electoratehttp://econ.st/1Quleio

GENERAL elections in Singapore are not supposed to spring surprises....
ECON.ST

-----

Lee rejected the blogger's apology as "insincere" and called his compensation offer of HK$28,650 “derisory.”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said he was defamed and...
HONGKONGFP.COM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Lee Hsien Loong said he was defamed and sought damages on Wednesday from an activist who questioned the leader in court for seven hours as part of a civil case.
Lee sued the defendant Roy Ngerng in May 2014 after the blogger and former hospital worker wrote a post online accusing him of misusing public funds. This is the first time a leader of Singapore has brought a defamation suit against an online critic.
Speaking on the witness stand, Lee told Ngerng “you have defamed me” and said Ngerng was “insincere” in his apologies, and only made the original libel worse by repeating the false allegations in a Youtube video later recorded by the defendant.
The blog post in question was published in May 2014. Ngerng created a chart mapping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Lee and various Singapore institutions, including the country’s monetary authority and the Central Provident Fund. The CPF is a savings scheme into which Singaporeans make monthly contributions that are saved for their retirement and other expenses.
Lawyers representing Lee argued the blog suggested that the Prime Minister had misappropriated cash from the state pension funds.
The High Court of Singapore ruled later that year that Ngerng’s blog was defamatory. The latest hearing was to determine how much money should be awarded to Lee, including aggravated damages.
A defamation suit filed to the High Court can impose a minimum value of SG$250,000 in damages (more than HK$1.4million).
Ngerng accepted the judge’s ruling that the original blog post was defamatory but tried to disprove the presence of malice.
The activist, who represented himself at the High Court, told Lee he had issued several letters of apology and asked the Prime Minister if he would give him a second chance.
Ngerng also said he was being politically persecuted for raising questions about the CPF. Lee dismissed this assertion, saying that Ngerng and other Singaporeans were free to discuss the issue.
Lee had earlier rejected an apology and dismissed as “derisory” a compensation offer of SG$5,000 (HK$28,650) from Ngerng.
The Prime Minister said Ngerng’s posts on the CPF prior to May were already close to being defamatory and that he only decided to sue the activist after he read the specific post in May and consulted his lawyers.
Lee told the court he “could not let it pass,” adding that he was “very indignant.”
Lee said he could have forgone seeking aggravated damages had Ngerng been sincere in his apologies and not repeated the allegations.
BBC World News 和 BBC News 都分享了 1 條連結























謠言:李光耀18日過世:91歲。
23日過世:


司馬觀點:小蝦米的生存之道(江春男)

2015年03月25日 「有些國家生而獨立,有些是爭取獨立,但新加坡是被迫獨立」,二戰後,英國人一走了之,新加坡完全沒準備就獨立了。沒自然資源,沒農業工業,沒軍隊,多種族的移民社會,根本沒有國家意識。建國過程極為艱辛,造就了李光耀這種強人。
當時的李光耀,只有三十多歲,卻已經是著名的街頭煽動家,他的語氣慷慨激昂,揮舞著拳頭,擺出革命家的架勢,似乎有當年納瑟和蘇卡諾的影子。其實,當時他手上一無所有,只剩下意志和夢想。為了實現夢想,這個人可以不眠不休,生死以之。
新加坡四面都是大國,小蝦米處在鯊魚出沒的大海,不能沒有國防,李光耀四處求助,台灣幫他建立空軍,以色列幫忙建立情報安全系統。新加坡缺少軍事基地,軍人分別在許多國家受訓。
夾在馬來西亞和印尼兩大穆斯林之間,新加坡充滿憂患意識。軍隊人數不太多,但訓練精良,又有龐大的後備軍人,軍費開支很大。很難想像誰會侵犯新加坡,但新加坡一切靠自己,不會把命運寄託在別人的善意。它有一套毒蠍戰略,即使打不過別人,也要讓敵人付出高貴代價。 

擁抱西方政治精英

李光耀第一次來台灣,在鄉下用閩南話跟農民聊天,讓小蔣大受感動。李光耀的華文也讓中共領導人感動,他的泰米爾語說得不錯,他用馬來語演講,曾讓東姑拉曼嚇一大跳。日據時代他學過日文,六十年代美蘇爭鋒,他要李顯龍學俄文。他學語文沒有偏好,務實得可怕。
他周旋於兩岸,促成辜汪會談,對國民兩黨熱情相待,對中共領導人更會以直會友,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他反對台獨玩弄戰爭遊戲,但也不願兩岸急統,擔心中美平衡被打破。
他倡導亞洲價值,但骨子裡擁抱西方政治精英,他主張拉美國制衡中國,反對美國把東亞主導權讓給中國,中國官媒大批他數典忘祖,吃裡扒外,似乎忘記他是新加坡人。 






蘋論:李光耀─進化的獨裁者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於23日凌晨病逝,結束了他充滿矛盾與傳奇的一生。
李光耀、鄧小平、蔣經國是同一種人,有類似的性格、觀點和手段,都屬於東亞政治模式的領導人,也就是開明專制(溫和獨裁)加菁英統治。台灣後來不再與中國和新加坡走同樣的路,在李登輝時代向中、星揮手說拜拜,走往西方式的民主道路。經過19年,新加坡已成為第一世界的發達國家,2013年時人均GDP達5.5萬美元,全球第8;而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台灣似乎是斯人獨憔悴,經濟表現不佳、政治紛爭不斷。
台灣的民主路走錯了嗎?如果蔣經國去世後的李登輝也繼續走開明專制的路,並且把總統大位傳給女婿(因獨生子早逝)繼續開明專制,像李光耀那樣;或永遠傳給國民黨員永續執政,像中共那樣,台灣今天是否像新加坡那樣富足平靜?或像中國那樣經濟飛躍?
李光耀、鄧小平和習近平都反對西方式民主,中國認定西方價值不是普世價值,中國模式才是中國問題的正解。其實中國仍然號稱馬克思主義信徒,黨的名稱還是共產黨,難道不是西方價值?馬恩列斯仍是不折不扣的洋鬼子。現在的所謂中國模式,不過是新加坡模式的放大版,也就是政治的腓德烈(普魯士國王)開明專制加上四小龍加工出口經濟的國家運作模式,不是中國發明的模式。那些認為民主不適合東亞國家(日本除外)的論調,其實是嚴重的歧視,隱喻東亞人民程度低,缺乏公共意識,只能依靠家父長威權領袖的控管,才能乖乖聽話。李光耀倡導的亞洲價值─開明專制的威權領導,是中國的抄襲對象,所謂中國模式說到底就是山寨版的新加坡模式或山寨版的亞洲價值模式。 

台享民主更勝獨裁

東亞人民確實對民主無感,他們需要找個威權的爸爸來孺慕,才有安全感。台灣雖然經濟困頓、眾聲喧嘩,但人民享有充分的自由,各項權利都不虞遭到政府侵犯,個體尊嚴也受到保障。經濟成長雖不亮麗,但基本豐衣足食,政府效能不是我們的最高優先,民眾權益才是。然而李光耀打造的新加坡和中共高壓統治下的中國,政府絕對不能被挑戰,即使政府損傷個人權益,甚至生命財產,受害人都很難獲得公平對待。李光耀把政權傳給兒子、北韓金氏一家相傳、中共只傳給黨內自己人,值得羨慕嗎? 




李光耀的江湖話(江春男)


「李先生,我們終於見面了,你一直躲著我。」2008年5月27日,在新加坡高等法庭,民主黨祕書長徐順全以這樣的開場白,和84歲的李光耀對簿公堂。前幾年他因誹謗被李光耀告到破產,這次又被李氏父子提告。
李光耀在法庭上痛駡徐順全是「說謊專家,騙子,狂妄之徒」,並說「幾名醫師朋友告訴我,他已經快要精神病了。」徐順全當場反唇相譏:「我並不恨你,你一副可悲相,我替你感到可憐。」法庭判決不問可知,李光耀一生鬥志高昂,對政敵絕不手軟。
他在這方面說了許多狠話,頗有江湖味:
「想跟我對幹的人,得戴上指節銅環才行,如果你覺得你可以傷我,比我能傷你還多,那就試試看。」
「如果你是麻煩製造者,我的工作就是在政治上毀了你。」
「大家都知道,我的袋子裡有把小斧頭,非常鋒利的斧頭。你跟我鬥,我就拿斧頭,我們死胡同見。」
「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像空手道高手一樣,來一記猛劈,務必要求乾淨利落,一次就解決。」
新加坡是彈丸之地,早期只有漁民和苦力,什麼天然資源都沒有,獨立初期,根本沒有人才,海陸空軍都靠外國人幫忙,全國精英只有數百人,只能坐滿一架大客機,如果墜機,新加坡就完蛋了。 
李光耀是社會達爾文主義者,對西方民主頗多譏評,他主張亞洲價值,晚年更提倡儒家倫理,對新聞自由頗為不屑。 
李光耀說:「一些人很天真,以為新聞自由是神聖的,其實那種自由只是報社老闆的自由,他有權聘僱和開除記者。」這種話對中共相當悅耳,對台灣某些老闆亦然。 
李光耀把小島變成富裕的城邦,實在成就非凡,可稱為一代巨人,可惜,他的經驗無法複製,這種治理方式難以永續經營。

Lee Kuan Yew, the wise man of the East, has diedhttp://econ.st/1EGTCRQ
Lee Kuan Yew made Singapore a paragon of development; but authoritarians draw the wrong lessons from his successhttp://econ.st/1bmGFDb

Lee Kuan Yew's Singapore: An astonishing record http://econ.st/1EBtzsT




Lee Kuan Yew, the statesman who transformed Singapore from a small port city into a wealthy global hub, has died at the age of 91:http://bbc.in/1FruZLO


新加坡獨立之後,總理李光耀曾經對外說了這樣的一段話:「我不是中國人,就如甘迺迪總統不是個愛爾蘭人。慢慢的,世人會知道,新加坡姓李、姓高、王、楊、林的人們,外表上是中國人,說著華文,然而卻與中國人不同。我們有中國人的血統,我們不否認這點;但重要的是,我們以新加坡的立場思考,關心新加坡的權益,而不是以中國人的立場,為中國人的權益著想。」




「李光耀觀天下」書中說:
「台灣無法自主命運,就算台灣民意支持獨立的人比統一的人多,這種民調『毫無意義』,因為台灣的前途不是根據台灣人民的意願確定,而是由台灣與中國力量對比的現實及美國是否打算干預和確定」…
蕭新煌打臉說:
李光耀這段話不但干預他國國家事務,汙衊台灣人民民意,違反台灣民主,更違背他同樣在書中所說的「政治家要成就任何事之前,先得爭取人民的信任」。為什麼新加坡的民意和信任重要,台灣的民意和信任就不值一顧?…
我一向很注意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言論,尤其是他對於中國、台灣和兩岸關係的諸多看法。坦白說,有異於一些台灣的保守政客和現實的媒體人物,我常常都很難苟同他的「見識」,而且我相信,李光耀看兩岸問題真的充斥著…
PEOPLENEWS.TW


謝步智先生應該自己寫篇專訪文章,而不是層層轉述
 謝步智(年代新聞部編審)、 謝步智(China Post總編輯)


李顯龍:兩岸經濟協議不簽可惜


最新更新時間:2014/04/08 22:04:00
(中央社台北8日電)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今天表示,兩岸目前的經濟協議對台灣來說是好協議,不簽可惜。這是近兩年來,李顯龍首次針對兩岸協議發表談話。

英文中國郵報總編輯謝步智告訴中央社,李顯龍今天接見亞洲新聞網(Asia News Network)的17國英文報業總編輯,李顯龍在回答謝步智的提問時,做了上述表示。

中央社向新加坡總理府查證,總理府相關人士表示,知道此事,但無法證實李顯龍談了什麼內容。

根據謝步智提供的資料,李顯龍同時也對目前台灣正在進行的太陽花學運發表看法,他認為,學生攻占立法院,甚至衝擊行政院,在民主國家來說,都是不正常的行為,學生若是關心國事,必須透過既有的法律途徑來表達意見,他希望一切能早日和平落幕並恢復秩序。

至於這次學運是否會傷害兩岸關係,李顯龍說,中國目前正密切關注學運的發展,因為對中國來說,這是事前沒有預料到的變數。

李顯龍表示,兩岸關係在過去幾年來在馬英九總統的努力下,已經有了長足進步,尤其簽訂經濟協議,更是新的里程碑,新加坡希望兩岸合作能更加緊密,因為兩岸和平,對整個亞洲的發展很有幫助。

有關持續發生的東海釣魚台爭議與南海領土爭議,李顯龍呼籲亞洲相關各國自制,儘量避免災難性的結果發生。1030408
------

李顯龍2013年新加坡國慶大會上的中文演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vC6Fg0rmUo
 ******
李顯龍Lee Hsien Loong,1952年2月10日),新加坡華人李光耀長子,為現任新加坡總理,現任人民行動黨秘書長,以及宏茂橋集選區國會議員。
新加坡的執政黨人民行動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於2004年5月29日的會議通過一項決議,推選李顯龍為時任新加坡總理的吳作棟的接班人來出任下屆政府總理。李顯龍已於2004年8月12日接任總理一職,為第三任新加坡總理
 李顯龍- 維基百科,自由嘅百科全書 - Wikipedia


 http://www.cabinet.gov.sg/content/cabinet/appointments/mr_lee_hsien_loong.html

*****李光耀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去問李光耀:一代總理對中國、美國和全世界的...




世界上罕見的領袖——李光耀



2015-03-23 Web only作者:辜樹仁

世界上罕見的領袖——李光耀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今晨(3月23日凌晨3時18分)因病去世,享壽91歲。
 「以任何標準而言,李光耀都是世界上罕見的傑出領袖。」
這是1989年《天下雜誌》率全球華文媒體之先,專訪李光耀時,給他下的註腳。
這並不是溢美之詞,因為,50多年前,當李光耀被選為自治後第一任總理時,新加坡是個連生存都有問題的島國。
時間回到1965年8月9日中午12點鐘,李光耀召開一場宣布新加坡正式獨立的電視直播記者會。
轉播到一半,李光耀一度哽咽到說不出話來,幾度拿起手帕,拭去眼中的淚水,最後不得已要求休息片刻。(完整影音,請點此 >> )
並不是因為終於獨立,喜極而泣,而是因為嚴重的內部種族、政治衝突與理念不合,新加坡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
推動和英屬馬來亞合併,是李光耀1959年首任新加坡總理以來的信念與夢想,因為他深信,新加坡無法獨立生存。
那一天,他的信念與夢想,被徹底摧毀,新加坡「被迫」成為一個獨立國家。
挫折、絕望、悲憤、背叛,全部湧上心頭,政治強人在公眾面前,竟也情緒崩潰。
這一幕,被認為是新加坡歷史上,最叫人難忘的一刻。
那一年,李光耀才42歲,「被迫」成為新加坡建國總理。
當時新加坡只有200萬人口,激烈的種族與政治衝突肆虐下,社會動盪不安,人均GDP才500多美元,許多人都對這個城市國家是否能存活,打了個大問號。
「新加坡一定會存活下來,」收拾好情緒、重新出發的李光耀,在不久後的記者會,斬釘截鐵地說,他已準備好證明新加坡無法獨立生存是錯的。
25年後,1990年,當李光耀卸任總理時,新加坡已從一個第三世界國家,躍升為第一世界的先進國家,人均 GDP突破10,000美元。
2015年,新加坡慶祝獨立建國50周年之際,這個城市國家不但是亞洲經濟巨人,也是全世界最富有、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人均GDP已接近6萬美元。
務實的面對自己的處境,隨時改變,適應大環境,才能生存,是李光耀留給新加坡的最大遺產之一。
「世界決定了我們的命運,我們毫無選擇餘地,我們必須隨時改變,」2006年第三次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李光耀強調。
在他看來,沒有資源、強鄰環伺的新加坡,無法單獨決定自己的命運,不隨著國際大環境的變化,改變自己,根本無法生存。
在國際舞台上,李光耀不樹立敵人,讓新加坡超越了人口、面積的規模限制,獲得了不可忽視的國際地位與影響力。
從冷戰時代到21世紀,周旋於美蘇與中美兩強之間,到成為台海兩岸的仲介人,歐洲、中東阿拉伯國家與亞洲之間的橋樑,東南亞的協調人與大腦。
「無論世界怎麼樣,新加坡都得去接受它,因為它實在小得無法改變世界。不過,我們可以在有限度的空間,嘗試最大限度的利用,在本區域的巨樹間穿梭,」李光耀在去年出版的新書《李光耀看世界》中,如此描述國際舞台上的生存哲學。
這也是李光耀認為台灣面對中國大陸的崛起,應有的態度。
「如果台灣不改變,不面對中國競爭的現實,台灣將會輸掉這場競爭。日本、韓國、新加坡、香港都去中國了,台灣就會喪失低成本製造的優勢,」2006年李光耀對《天下雜誌》說,「今天台灣的表現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原因之一就是台灣自我設限,而沒能面對現實做調整。」
在經濟發展上,新加坡也隨著全球市場與產業的快速變化,不斷尋找新的成長機會。
從立國的自由貿易、金融,到半導體製造、石化、生技,以及今天的潔淨科技、創新創業。
世界前兩大港、亞洲金融中心、東南亞石化基地、亞洲矽谷的光環,一個個加諸新加坡身上,也讓新加坡和競爭對手香港比起來,有更多元、均衡的產業發展。
李光耀自認為另一個最重要的成就,就是留給新加坡一個效率、廉潔的政府。
「對新加坡,我覺得最驕傲的,就是我們可以維持一個廉潔的體制,」2006年李光耀對《天下雜誌》說。
當然,李光耀的強勢風格、得理不饒人,也不是沒有爭議與批評。
西方媒體最常批評李光耀箝制新聞自由、打擊異議分子,有民主表面、但沒有實質。政治與社會上,政府無所不在的管制,讓新加坡獲得「保母國家」的封號。
但李光耀從來不為所動,堅持這是新加坡的生存之道,甚至不惜驅逐美國記者,槓上美國政府。
「我的第一優先,是新加坡人民的福利和生存,然後才是民主制度,」李光耀在一次公眾演講中提到,「如果我們沒有有效地干預人民生活的每個層面,新加坡今天不會存在。」
李光耀認為,領導人必須體現那個社會中人民的想法、情感與渴望。不過社會中一定有很多人有不同的意見、對於現況有不同的看法。這時,領導人就必須要站出來,大聲說,「你們看!這條才是更好的路。」
1989年《天下雜誌》專訪李光耀,問起他,「50年後,你希望大家記得你是位什麼樣的領導人?」
李光耀回答,「我沒想過這個問題。我有任務在身,我要好好地去做,去保障人民的生存、福利,如果可能甚至富裕。如果我能做到這些,我就很滿足了。如果我的人民知道我已經盡我最大的能力去做了,那就夠了。」
新加坡人民知道嗎?
相信大部分新加坡人,都會感念李光耀對新加坡所做的一切,但顯然已不滿足於現狀。
2011年,人民行動黨在國會大選中,得票率「只有」六成,創史上新低,被解讀為新加坡人不願意再繼續做「順民」。
貧富差距擴大、移民與外勞搶走工作、生活成本飛漲的爭議,讓愈來愈多新加坡人希望改變現狀,希望政府多傾聽不同聲音,改變治理方式,希望自己能作主。
甚至有評論認為,新加坡正陷入人民不再信任政府的危機中。
顯然,新加坡又到了改變的時刻。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