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 星期四

【我在革命現場】我為什麼跪下來(吳其融);警察栽贓---那一夜我的親身經歷;逾千人挺到底、《蘋果》場外LIVE直播;2個學生被往外丟,有的頭撞倒地上; 暴民的標準(楊平); 總指揮林飛帆表示總統已失去統治正當性;當一份真相 隻手能隱藏 直到人們遺忘(陳婷婷); 群眾體力逼近臨界點,上午9人送醫: 素樸勛:我舉起我的拳頭母,擦掉我不爭氣的淚水

蘋果日報

我為什麼跪下來(吳其融)

鎮暴警察進行驅離前,吳其融向現場靜坐學生下跪,愧疚無法保護大家。翻攝網路
佔領行政院當天,因為網路動員,我在快11點時到達行政院現場,現場已是一片混亂。當趕至行政院的大廣場,發現只有魏揚正在主持,我一開始主要想了解現場到底狀況如何,發現有不少社運工作者協助引導各門口的群眾,但隨即察覺行政院廣場人力的嚴重缺乏。
在 試圖掌握現場資訊時,我只感受到整個國家暴力即將進入,當下所能做真的很少,只能希望在媒體「被排除」的地方,群眾都能夠撤離,避免遭受警察在高層壓力下 「暴力驅逐」。但是一方面,我不清楚到底這場運動目的到底是甚麼,另一方面我也不了解自己到底能為這些群眾負責。他們的堅定死守,在我所接收到的現場狀況 下,我只能很孬的下跪向他們致歉。我並不覺得自己多勇敢,那些在現場以行動、身體,支持學生的社運團體及人民,他們才是真正的反抗者。
我反對服貿 協議,更反對盲目崇拜自由貿易與經濟發展的浮濫想像。所有參與的民眾,都有他們不同的理由,卻都各自支持著這次的學潮。我與一群朋友在立法院靜坐的現場, 試圖促成民眾的討論:許多從事電玩業、美容美髮業、醫藥業以及藝術界的民眾,分別以他們的經驗與對條文的閱讀指出爭議,甚至提出許多更好的條文修正方式。 反觀在野黨,在蔡英文擔任陸委會主委時,於民國91年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導致現今的服貿協議毫無民間法制監督辦法,我無法接受任何政黨代表著人民 希望,僅為執政方便,而刻意剝奪人民監督權利;對政治人物的不信任,是我認為自己與大多數在場民眾不同的地方。

一起抵抗一起扛責

社運團體提出「盲目崇拜自由貿易」產生的壓迫,譬如追求進出口淨值的增長,卻導致台灣貧富差距的擴大;而在台灣這個過往一切都以外銷為宗旨的國家,雖生產大量替代能源設備,仍也只為「外銷」,忽略台灣自己的環境與永續。
我們想重新提出不同的經濟發展模式,其實困難無比,但我見到各個社運團體與人民在馬路上席地而坐、對話、爭論、互相學習、甚至「一起對抗著政府的暴政」……我才發現那是可能的,這才是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
這場佔領行政院行動,我無法理解到底為何發生。但這些被毆打的人,這些被政府控告的人,這些在現場「用鮮血書寫著公理與正義」的人,都是「暴民」,我們一起抵抗這個社會,拒絕被決定的命運。這些責任,我們一起承擔!
行政院下跪糾察、預計返回老家務農的青年

那一夜我的親身經歷

事情經過一天後,很累,
但我真的看不下去媒體了。
沒有一個媒體寫到事情原本的真相,
所以我決定要說出來。
這是我看到的,我所親身經歷的!
希望所有認識我的人能看完。

8:00我與我朋友往行政院移動,
進入行政院主建築,
這時先往左進入一個小的空間,
有媒體說小空間再過去是院長辦公室,我不知道。

在小空間(大約是半間教室再大一點),
而注意當時已經有很多警察駐守在裡面!
我們和平的坐下,
這時有位指揮官喊了:沒有權溝通,全蒐證全帶走!
這時最前面一位同學在原地堅決不要被帶走,
而他就被警察打了,
警察空手很用力地打他,
現場有位帶單眼相機的人,似乎是政府的人,
因為指揮官罵他把相機收起來,
但他做了某些小動作,
指揮官也不在注意他,
而之後我們聽取警方離開左側房間。

之後我們到了右側小辦公室,也就是媒體拍的,
我要先說我們根本沒有破壞任何東西,
這也是為什麼記者的照片從頭到尾都是那張。
而其他的照片不是行政院建築物,為貴賓室,
所以是完全沒有任何資料被竊取!
搬了櫃子放到門旁,而我們開始打算離開2樓陽台,
我朋友也先行離開。

之後,警方把全部辦公事的窗戶打破,
門直接拆開!
我們這些慢下去的人,在陽台被警察要求待著,
警察當時要求我們下去我們很和平的跟著警方做,就在這時,
辦公室衝出幾位警察,
非常激動地把人硬拉到辦公室旁的小房間。

我沒反抗,
某些坐在原地的,被踹超多腳,
然後也跟我一樣被拉近小房間,
就這樣我們被軟禁了八小時,從十點多到隔天天亮。
重點是,就在那八小時,有一位男女,警方在移動過程中
因為男女前後各有一位警察拉著,
所以走路很不好走,但警察以為要掙脫,
被踹了超級多腳,重點是其中一位是女生整個被踹到門旁倒地。

還有一對!
他們在要求去廁所的過程中,
對下面的人求救,
這時所有的警察撲上去直接踹他們,
把他強拉加上踹到我們的小房間,
拖回房間,一位學生在我旁邊,眼鏡被警察徒手被壓碎,
所以鏡片直接傷到眼睛,
有一位警察更直接把手銬弄超緊,讓那位同學瘀血,
那時就在他們旁邊的我真的看不下去,
我一直對警察喊住手,住手!當下全部警察住手了!
就在這時,一位警察直接打了其中一位一巴掌,
是在他們沒有動作的時候,而好警察也看不下去了,
把那些警察全部帶走了!

還有辦公室的食物飲料,
根本是警察吃了喝了好嗎?
當場警察人手一瓶黑麥汁,
沒有學生在吃東西,是完全沒有。
他們真的真的很勇敢,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們所做的。
而在當晚我聽到一生最好聽的”晚安台灣”。

事情發生後,我發現台灣媒體很厲害,
或許是因為有公司壓力,
但報導結果真的很傷人,
跟事實真的差很大。

我想說的是,希望能重視訴求,想法。
有哪個國家的官員?民眾抗爭時是思考:ㄟ?桌上的食物怎麼不見了?
你們想如果被這種官員執政?一個國家會進步嗎?
進步的國家有這種官員?

我當下就猜到明天官員會怎麼回話,
這也是為麼我會上台北的原因。


逾千人挺到底 《蘋果》場外LIVE直播


反 黑箱服貿學生衝入立院佔領立法院議場,今天進入第8天到23時已經207小時,天色漸晚仍有逾千人守在場外,稍早進行小組討論,之前各界人士陸續發表演 講,還邀請12位同學手持假警棍,模擬警察打人,要求學生們屆時要用眼神緊緊看著警察,但不要口出惡言,也模擬遇到飆車族挑釁要如何應對,並強調若見到飆 仔持有武器如刀棍等,千萬要趕快離開現場求助,不要上前以免遭遇不測。現場還有志工自發性維持環境整潔。全民計程車車行下午出動約50輛小黃,繞行立法院 外挺太陽花學運。

場外持續有千人靜坐反服貿,台大、清大、交大、成大與政治大學等國內龍頭、明星大學學生自治會等68個學生團體,皆連署響應。《蘋果》即時新聞,隨時為您直播學生佔領立院議場現況 。(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那一夜,美女律師肉身擋警棍 法袍沾血 

我今年27歲,政大法律系及法研所畢業,執業2年,當反服貿抗議學運開始,我就預想到學生會面臨法律問題,當顧立雄律師號召組成義務律師團,自己也希望能提供專業幫助學生,於是決然加入。

323當天晚上義務律師團在天成飯店旁的咖啡廳開會,突然得知學生攻進行政院後,我當下決定與其他20多名律師前往現場,當時聽到有學生被逮捕,為確認學生安全,並協助檢警偵訊而進入行政院內,我們與警方溝通要見被逮學生,但僵持了1個多小時才看到他們。

等待過程中,就算我是律師,也不能對外聯絡,也被限制不能自由離開,連女律師想上廁所都只能一次進去一位,難道,2位女律師就能手牽手推翻政府嗎?太好笑了。

當我看到被逮捕的學生,就知道他們被警察打過,但警方當時表示沒有逮捕,也沒限制人身自由,還可以「上廁所」不算限制人身自由,但限制離開難道沒限制人身自由嗎?直到隔天早上這些學生仍被留置。

在行政院內,我們先跟學生溝通並說明受訊問時該注意的事情,並與學生一起乾坐著。到了隔天凌晨零時許,我發現窗外警力集結,個個全副武裝,學生開始害怕,我也沒看過那麼大的場面,此時,聽到非常激烈的尖叫聲,於是與在場的律師到外面看看有無需要幫助。

一到外面,我親眼看的場景也是媒體沒報導過的,我看的是學生被2個警察架著,架出來後,就在靠近走道處被往外丟,有的頭撞倒地上、有的肩膀撞倒地上,個個都 站不起來,警察還說不要擋路、不要再裝了,這還算好,還有警察拉著同學衣領,勒住脖子,連拖帶拉,甚至還有直接拖腳,幾乎每個學生都是頭破血流。

我們看到這麼慘忍的場景都嚇到了,於是請警察不要再拖了,也不要「丟」了,但警方根本不理我,最後演變到我們與警察搶人的局面,只要警方一拖人或丟人,我們就趕快接過來,避免學生受傷程度擴大,學生們不是頭破血流,就是眼睛淤清、四肢受傷,情況非常慘。

尤其是女生,我真的不忍心,都是一邊發抖、一邊大哭,連我問她們身體狀況,有沒有需要幫忙,她們都無法回答我,整個都恍神了,有學生說警察打人時,警察情緒更高漲,再繼續推擠拉扯,我因為穿律師袍,警察不敢怎麼樣,於是就抱著她們保護她們出去。

當學生被送出去,我看到的是學生都被打到受傷,還嚇傻了!有的小腿被打到骨折,有的腿軟,無法往前走,只要一停下來就被警察罵,被推擠,我們只好架著他們往外送,還有一位社會人士被抬出來時已無意識,2位男律師抬出來後,警方竟還對這位民眾說不要裝了,不要擋路,我們請警方找擔架,他們竟然沒準備,太離譜了。

後 來,媒體記者都被趕出去後,尖叫聲也越來越可怕,警方則開始大喊「部隊前進」,隨後衝進來,受傷情況更嚴重,經與警方溝通勸學生回到立法院,當學生願意自 己走出來時,因為腿發麻無法立刻前進,警察又拉扯,親眼發生我面前的是,警察1人夾1邊,另名警察直接踹,我只想到盡量拉過來,後來,其他律師來支援,我 們就盡力就用律師袍保護他們,抱著他們,我們都是架著同學保護他們。

當時有女同學問我:「我坐在那裏警察為何要打我?」我當時很無力,無法回她這個問題,也有學生跟我說:「媒體被趕出去後,警察就團團圍住,一直打、一直打,打到沒反抗時再拖出去。」我也親眼看到警察踹拉同學,所以很多學生受傷。

我後來抱著女同學出去後,警方就不讓我進去,就算我表明要幫學生陪訊,警方反嗆我妨害公務,就算同學大喊讓律師進去,警察還是不理,後來我知道也有位女律師被警察架出來,我真的不解警察為何有權架律師出來,有權不讓律師進去,甚至有一位男民眾大喊他太太懷孕,警察也不理。

為何我的律師袍有血,因為我是雙手抱著,護著學生,才會沾到血,情況就是這樣,因為他們無法走路,只有抱著、架著帶他們出去。我被擋在外面後,直到清晨5時許,我到(行政院)前門後,眼睜睜看到的是「人間煉獄」,學生肉身擋住灑水車而受傷,許多學生躺在地上昏迷,我大喊「醫生在哪?」很難想像我在「台灣的府院特區」, 彷彿就是戰地,到處都是受傷的同學。(張欽/整理報導)




【我在現場】暴民的標準


【暴民的標準】
如果不是學生佔領立法院,癱瘓國會,服貿議題怎麼會引起社會廣泛的關注與討論?他們用行動制止這個政府強行通過服貿,換來了各式各樣的評論空間。
佔 領立院六天,眼看政府要理不理,說些不痛不養的話,激進派的群眾轉而佔領行政院。這些所謂運動路線的差異,都是可以理解的,當政府總是講些我們要和平理性 呀、不簽就沒有競爭力喔之類的話,使出拖延戰術時,群眾當中有主張繼續跟他耗的聲音,但也有要加大抗爭強度的言論,這樣的歧見不是很正常嗎?
就像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歧見如此之深,執政黨仍強行主張整包通過,在立法院用三十秒搞定這件事。面對執政黨如此強硬、無賴的舉動,你都這樣強力主張,學生、群眾強烈反彈,甚至佔領立院、政院,這不也是面對服貿的路線差異。
要 怎麼解決路線差異,就是一直喬麻,昨晚激進派的學生與群眾的喬法就是佔領行政院。手段有很暴力嗎?我八點多在現場,一直待到早上七點,倒是沒看到哪個民 眾打警察,頂多就是行政院裡頭的太陽餅被偷吃、玻璃被打破之類的,當然也有激動的群眾,但就連丟個寶特瓶,都會馬上被其他群眾制止,你說這會暴力到哪裡 去?
不過不少群眾被警察毆打倒是真的,不管你是媽媽、小姐,拖進去照打。用盾牌、警棍,甚至還出動了噴水車,上一次出動噴水車對付人民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是解嚴前後的年代,昨晚出動噴水車,是怕噴水車太久沒用會壞掉嗎?
三 月二十三日那晚在行政院,就是國家暴力的赤裸裸展現。我跟著相識、不相識的夥伴一起手勾手、仰躺在行政院前的廣場,昨夜星光並不燦爛,強力水花四射。警察 在電視台記者在場時,就對群眾說:「夠了吧!你上電視了喔!可以起來了!」沒有電視台記者在場,就說:「這邊還有一群,拖出去!」
如果躺著不動, 身體一攤爛泥,像睡著一樣的放鬆(其實很難放鬆耶!),的確是讓警察費力,但也可能面臨被警棍毆打、盾牌招呼的風險。當然有群眾受不了等著 被抬,怒火中燒,現場總指揮魏揚不斷呼喊不要挑釁警察,面對特別激動的民眾,為了避免警民衝突,他在行政院大廳,蹲著與幾名仍想衝入行政院二樓的民眾懇 談,接著他拿大聲公,呼喊二樓的群眾下來,說佔領二樓沒有戰略的意義,下來行政院廣場前一起抵抗吧。
學生佔領行政院,是面對反服貿運動的一種策略,當然可以討論這策略的好壞,可是別忘了,當初學生攻佔立法院時,可不是排隊領號碼牌進場的。
我們要廣泛反服貿運動的策略優劣,就如同整個國家要廣泛討論簽訂服貿的利弊得失。這些討論當然越多越好,但是昨晚佔領行政院的行動,真的稱不上暴力耶,沒 有武器,沒有武裝,就是一群人很蠢的人把自己的血肉之軀交出去,然後用身體經歷一場地獄般的國家暴力。
如果還有人說佔領行政院的群眾是暴民,那麼就是吧, 是的,我們是暴民,被暴力對待的人民。
楊平

青年比下政客 鬼島台灣變回寶島

當一份真相 隻手能隱藏 直到人們遺忘
寫一頁莽撞 我們的篇章 曾經如此輝煌
《By 五月天 入陣曲》

原 來靜坐這麼累,今早起床腰酸背痛的,我才坐多久而那些人還在坐的人(心疼)。靜坐心得是.......食物好多,鳳梨酥、牛奶糖、便當、水煎包、鍋貼、菜 包、豆花、米粉湯、巧克力、餅乾、羹湯、咖啡、飲料…等還有什麼我沒寫到的嘛?各種五花八門的食物,讓你吃到飽。只知道一直有志工走過來詢問,要不要吃, 會不會餓?如果怕冷現場有提供薑湯,紅豆湯,暖暖包跟毛毯可以取用,感謝各地好心人貼心提供物資(衷心感謝)。

現場還提供濕紙巾與衛生 紙,不用自取也不用動口,只要舉手東西志工就送過來了,就連丟垃圾也是舉手就好,還順便幫你做垃圾分類。有老師免費上課,有各地人士的心得感想,有音樂表 演,還有健康操帶動,救護模擬…等。隊伍中還分支道與幹道,為了讓醫護人員方便也讓你出入方便,怕你坐在地上髒,周遭人還會給紙板來分你坐。這種媲美5星 級的高規格,竟然是抗議場合欸…(好諷刺)。

靜坐中不時有長輩走過來為我們加油打氣,面對政府的不聞不問,雖然這是一開始就知道的結果,我本來就沒抱啥希望,但我不後悔參與了, 至少我沒對不起我的意見,親眼見證了原來版上人所謂的鬼島裡的青年人這麼棒!好讓人驕傲。頭一次覺得 台灣人超讚素養超好,媽快看,我在這(揮手),長這麼大,第一次覺得自己很閃耀。

台灣教育沒失敗,失敗的是總統跟這個政府及政治人物,看到新聞說,某老師說抗議學生是白痴,超想說我們這些白痴是你們教出來的欸(幹麼去打自己的臉,不痛嗎?)這一天下來我果然還是很厭惡政治人物,一堆綠營拿著旗子穿著背心在我們旁邊整隊前往他們的舞台。

這些人公然抽煙,大聲喧嘩,2、3小時後走回來說著『我們的部分都結束了吼?那我們要回家囉…』某橘黨的發送反服貿布條但上面卻印自家黨旗,抗議順便置入性行銷嗎 ?跑來靜坐隊伍中,對著電視台 喊喊口號…然後你們人呢??

青島東路跟中山南路口一堆誇張到不行的旗幟、布條(請問可以跟環保局檢舉嗎?)還有某些人,跑來靜坐隊伍裡發放傳單,宣揚自己政治立場!很想說…你們到底來幹嘛的,表演作秀?還是打工領便當?

而這些繳稅人民養出來的政客們(超棒的 ,你們又搏版面了,我有看到你們做事喔)。就這樣消費了,這場為了民主而站出來的人民們…(老闆選錯人可以fire員工  我有付你薪水我可以fire掉你們嗎?)這刻我打從心裡鄙視你們。

辛苦了,台灣警察(他們真的很辛苦,很想說他們不是圓仔,一堆人在拒馬外拍照,還有人比YA )。

辛苦了,各位靜坐的人民們(立法院不是觀光區,真的不用特地來打卡 到此一遊)。

辛苦了,各家媒體工作者(我知道你們真的很辛苦,用盡力讓大眾關注著這些你們口中的暴民)。

這一天我學到了好多,這不是努力念書認真賺錢能得到的,我不說服你們要與我同理念,但請你們眼見為憑用心去體會。因為我們也熱愛這片土地,台灣真的是寶島而不是鬼島。

最後謝謝我的朋友與家人們,支持及關心我們,超感動的!

政府~你咁有聽著咱唱歌

陳婷婷





學運總指揮林飛帆表示現在已不是憲政危機,而是總統已失去統治正當性的問題,因此他們要求總統出來說清楚。
‪#‎佔領立法院‬ ‪#‎林飛帆‬
「318佔領立院行動」已佔領立院5天,府院終次採取行動,由行政院長江宜樺出面與學生溝通服貿相關爭議。...
stormmediagroup.com







 

抗議群眾體力逼近臨界點 上午9人送醫急診


反服貿學生攻佔立院抗議進入第6天,學生體力、耐力逼近臨界點!今凌晨約3 時在立院青島東路側門,1位年近30歲女性靜坐民眾,因身體不適引發癲癇;今天上午豔陽高照,場外不斷傳出有抗議群眾體力不支暈倒送醫。

台大醫院表示,從昨天下午5時到今中午12時止,共9名抗議民眾送該院急診,經醫療處置後,現都已出院。服貿抗議至今,台大醫院共收治34名患者,目前僅警政署保六總隊中隊長鍾振強仍住院觀察。(蔡明樺/台北報導)








舉起我的拳頭母


周四,有雨的那個晚上,在圍牆內的空間滿滿的都是人,如果你想翻進來,會發現難有立足之地。議場門口左邊的人,正在排隊從樓梯上二樓,而右邊的人圍繞著主持人,一邊聽輪番的演講和表演,大部分都是坐著。

再晚一點,發生了一事讓我見識到眾人力量。忽然有人暈倒了,大夥聽從幹部指揮,眾人在雨衣裡面扭動身體,移動家當,硬生生站起來讓出了一條路,在雨中的那條路,不多不少,只有一點五公尺那樣寬。

穿白袍的醫學院的學生進進出出,穿越這一條被「摩西過海般」的道路。忽然之間,有幾位大哥不客氣的站在路中間。

被 喝斥之後,幾位大哥知趣離開,但是有一位不動如山,堅持拍攝。他是X台的攝影記者,與其他記者不一樣,別人在制高點上拍攝,但他站在這條救人的路上,想要 取個好鏡頭。而他在被擋鏡頭、被開雨傘反制之後,還不離開救命之路,眾人於是齊聲大喊「記者走開,人命優先」「記者走開,人命優先」「記者走開,人命優 先」....要有多團結就有多團結,而沒有一支雨傘或是拳頭母,落在該位記者大哥身上。

周六,人潮洶湧的這個下午,江宜樺從鎮江街進來, 用四個字組成的短節奏,隨著他的出現而響起「退回服貿、重啟談判」。這樣的聲音震天價響,還不是從麥克風傳出來,從喜來登一路響到青島東路。從聲音中可以 聽到憤怒、不滿、失望、厭惡。但是帶頭保護,並讓出道路的人正是學生幹部,而且沒有任何一絲攻擊與丟擲。

真的看不下去他們這樣,
我舉起我的拳頭母,
擦掉我不爭氣的淚水。

素樸勛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politics/20140322/365140/1/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