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蘋論:被出賣的港台;江春男:港人的抗命手冊:台灣才是香港最大的境外勢力

蘋論:被出賣的港台

 
 
更多專欄文章

馬總統在22日接受德新社等媒體訪問時表示,「願意學習當初東、西德處理雙邊關係,最終實現統一的經驗」。總統府事後澄清並否認此說,但卻造成26日晚上中山大學學生顏銘緯拿《被出賣的台灣》一書擲中馬的腹部。習近平26日宣稱一國兩制,和平統一,也呼應馬之前揚言學習兩德經驗走向統一的話。有趣的是,學習兩德統一經驗的說法,真的是空穴來風嗎?如果不是事實,那習白高興了一場;顏白憤怒了一場;為了習與顏的情緒以及全台人民的好奇,德國媒體應該公布訪馬錄音,以釋眾疑。

應由民主統一共產

其實,我們很歡迎馬的兩德統一論,因為那是民主西德統一共產東德;馬若有遠大的抱負與志氣,民主台灣統一(假)共產中國,是天大的好事。這樣的統派是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的,所以總統府不該更正,應擴大西德統一東德的論述。問題是這樣的統一就像老蔣的反攻大陸──鏡花水月畢竟總成空。
兩德模式還包括東西德互相承認對方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中國無法接受的,所以習近平趕緊出面再推老梗「一國兩制」,堵住馬的兩德模式狂想曲,以免混淆視聽,歪打正著。 

佔中運動再度奮起

正在此時,香港的學運與佔中運動再度奮起,發起人戴耀廷宣布正式啟動佔中行動,他高呼港人:「一起去開始一個新的時代、一個抗命的時代。沒有公民提名,那就公民抗命!」
新抗命時代就是公民不服從,目標在要求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香港政改對特首選舉方式的決定,並重啟政改。北京方面肯定拒絕,威權意識、面子意識以及擔憂骨牌效應和威脅共產黨的寡頭專政等都是原因。
從太陽花學運、香港罷課佔中,顯示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就是中共最擔憂的公民社會意識。這種意識自發性出現,由網路催生並含有平等、開放、對話、自由、友善以及政治上的無政府主義傾向。國民黨和共產黨對學運的反應完全一樣,像是責罵、鎮壓、動用警察、使用國家暴力並訴諸司法整肅等上世紀的模式,顯示兩黨的思惟、心態和行為模式令人驚訝的雷同與落後。 

台灣公民也應力挺

台灣的年輕公民們,請支持香港社運、學運;認真進行台灣的公民運動,目的很單純:反對統一、政黨公平競爭、建立公民自主力量、致力於經濟生活的基本平等。 

游錫堃新增了 1 張相片
9分鐘 · 
Chang Chaotang 新增了 1 張相片


江春男:港人的抗命手冊

理性的香港民眾席地而坐。石永軒攝  






先本聚集在香港政府總部前的學生,入夜後突然攀越鐵欄桿,和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一樣,闖入總部的公民廣場,數萬名巿民聞訊趕赴現場築赴人牆,保護學生。鎮暴警察攜帶防毐面具,使用警棍,盾牌和催淚瓦斯,大約五萬巿民在街頭與警方對峙,香港出現前所未有的變局。

學生罷課一星期,要求和特首梁振英對話,梁振英避不見面。可憐的特首,毫無民意基礎,他能說什麼呢?警方事先未能掌握情報,事中過度使用武力,備受各方指責,但他們沒有處理大型示威的經驗,有苦難言。

占中三子本來決定十月一日才要擧行民主盛宴,五千位警員利用這兩天養精蓄銳,想不到學生突擊公民廣場,打亂警方部署計劃,占中號角提前響起,數以萬計的巿民和家長一齊走上街頭。

不久前,親中派發動反占中運動,為沉默的大多數港人發聲。其實,他們的算盤完全打錯了,很多港人不贊成占中,不等於反占中,反占中也不等於反民主,更不等於支持假普選。

社會心理學家都知道,改變歷史的永遠是少數人,只要社會上有十%的人,堅定推廣某信念,就足以擴散到全社會。香港支持普選的民意將近四成,早己超過人口比例10%的臨界點,反占中牴觸大部分港人的底缐,令更多中間派同情占中。

香港的公民運動由溫和派知識分子所發起,他們所制作的「抗命手冊」,對公民不服從的抗爭活動,有詳細建議,包括各種行為規範,食物,飲水,電筒,口罩,眼罩以及法律見解。他們有數十位醫療人員,上百位專業社工,還有律師團,糾察隊,物品管理,媒體小組,會場上有公民研討會。他們顯然從台灣的太陽花,吸收不少營養。

台灣的民主是街頭起家,而且越禁越烈,越抓越多人。香港學生受過這次街頭洗禮,埋上民主火種,終身受用不盡。其實,台灣才是香港最大的境外勢力。北京欲把一國兩制強加於台灣,把台灣和香港送作堆,迫使台港兩方的民運人士走在一塊。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