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7日 星期五

馬英九無恥:總統府成政商關係指揮所;南方朔:台灣開始大崩壞;黑心商人該死,黑心政府更該死!

南方朔:台灣開始大崩壞

2014年10月28日00:00
我寫文章幾十年,都在追求知識的深度,從不用「愛台」、「賣台」這種意識型態語言。但最近台灣經濟和社會的持續惡化,已使我按捺不住脾氣,我要說馬政府由於無知無識,他們已澈底「出賣」了台灣的利益,台灣已告大崩壞!
   
當馬英九在搞ECFA時,我就公開反對,我反對的理論基礎是近代的「依賴理論」,我認為馬的中國政策,將使得中國成為「中心國家」,台灣則淪為「依賴而不發展」的「依賴國家」,其結果就是台灣的技術、人力和資本加速向中國移出,抽空了台灣,商人則是「資金流出,利潤不回流」,肥了台商,瘦了台灣這個國家。
   
而過去幾年的發展,我的論點已得到證實。根據最新的數據,九百份的外銷訂單,海外(主要當然是中國)生產的比率已達到55.6%,創下歷史新高。這意謂著台灣的生產只對台商有意義,對台灣的就業、薪資,以及社會的財富都沒有意義。
   
其次,則是「錢留海外,債留台灣」的情況日益嚴重,它們以投資為名,將錢和借貸大量匯出,利潤也不回流,反而是持續向台灣擴大借貸。就以「鴻海」為例,它累積海外未匯回獲利已高達5670億,而向台灣的長短期借款高達2516億元,所有的大台商都是同一模式。就以最近在台灣惹出大事的「頂新」和「日月光」為例︰
   
「頂新」旗下的「味全」,負債高達258億,而持股都在它設於開曼群島的「頂新開曼」名下。
   
至於亂排廢水進高雄後勁溪的「日月光」,累積海外獲利已達1239億,債留台灣則高達601億。
   
而這些大台商在中國久了,由於中國的工業安全和食品安全標準極低,在中國設廠,亂排廢氣廢水,中國官方都馬馬虎虎,中國食安也標準很低,只要不立刻死人或生病,都無人聞問。當這些大台商習慣於中國的低標準後,就很自然的把中國的低標準帶回到台灣。於是「依賴理論」那種經濟上的「依賴而不發展」遂告擴大,台灣的政府也進入「依賴而不發展」的階段。

台灣的政府以前為了公眾利益,多少還會對大公司進行調控,不能亂排廢氣廢水,不能生產偽劣食品,但現在的大型台商都帶頭在做黑心事,馬政府當然不管不問,甚至還回意袒護。這些黑心大台商之所以敢於張狂如此黑心,其實是有一個黑心政府所致。黑心大商人加上黑心政府,已把整個台灣社會拖到了退化的方向,台灣已被中國所同化。「依賴而不發展」,已從經濟擴延到政府、政治和社會等價值面。近年來,馬政府許多風格已愈來愈像北京,台灣也愈來愈像中國,這都是「依賴型國家」的宿命。
   
基於上述的推論,我遂認為,今天的台灣日益退化,各種大台商帶頭的工安和食安事故不斷,這都不是個別性事件,而是結構的必然,所以這個政府還能讓它存在下去嗎?台灣人怎能不覺悟呢?
黑心商人該死,黑心政府更該死!























2014-10-16 12:31


























[完整介紹]




南方朔
作家、詩人、評論家及新聞工作者、民報總主筆
黑心商人該死,黑心政府更該死!
台灣的食安風暴愈演愈烈,現在燒到了台灣第二大富翁頂新魏家頭上。(網路資料翻攝,民報合成)
台灣的食安風暴愈演愈烈,現在燒到了頂新魏家頭上,魏家是台灣第二大富翁。頂新的食用油風暴,不僅是食安事件,最後當頂新倒閉,它還會成為金融風暴和商業風暴。一個黑心大商人、黑心大企業,它的破壞力大到不可思議!
最近人們都動了公憤,大罵頂新該死該倒,全民都在抵制頂新。而我則認為這是不夠的,台灣會有黑心大商人,它只是果,而非因。黑心大商人其實是被黑心政府縱容包庇出來的。如果是黑心商人該死,黑心政府豈不更該死!
最近一年內,台灣的工安和食安事件不斷,而且出事違法的都不是阿貓阿狗小商人,而是台灣排名很前面的大富豪,例如將工業廢水放進高雄後勁溪的「日月光」,就是排名十幾的富豪;造成高雄氣爆的「李長榮」,也是大富豪。現在的「頂新」更是身價幾千億的第二大富豪。這些富豪政商關係良好,出個小事就像喝水吃飯,根本就不會有事;出了大事,也有大官來罩。黑心政府、黑心大官、黑心大商人,早已是官商一體,非常麻吉。
這次頂新的風暴,事發前還有大官放話,宣稱頂新正義的油品沒有問題,等到頂新的工業油和飼料油被踢爆,大官也不吭聲,等到全民抵制,他們才開始作出反應。這個黑心政府和黑心大官,從來就不會本於良心主動去辦案,而是看人民鬧到甚麼程度,他們才會辦到甚麼程度。這個黑心政府和它的黑心大官,他們有錢,都吃進口的外國油,至於人民吃甚麼,他們根本不問不管,甚至還包庇縱容。今天台灣的食安問題爛到不行,黑心商人當然有錯,但不問不管的黑心政府和黑心大官豈不更應負責。好幾年以前,我就已說過,無能無為是比貪污更大的罪惡。我的論點現在已獲得證實!
任何一個社會,人民應該守法,商人更應該守法有良心,而最重要的,乃是政府應該有能有心,好好的本於良心來進行管治,尤其是對商人,更應該本於職責加強管理。而今天的台灣卻有一個有史以來最差的政府,它只會搞宣傳,搞內鬥,對該管的民主問題卻完全不用心,甚至黑了心的該管不管,對黑心商人刻意庇護。頂新的油品風暴,一年三爆,銅葉綠素問題有它,餿水油問題有它,現在則是飼料油和工業油也有它。黑心政府的不管事,等於是對黑心大商人作為鼓勵。台灣的商人是愈有錢,心愈黑,政府對他們的鼓勵,乃是最大的功臣。
因此,我主張:
(一)這個黑心政府的黑心行政院長應該下台,台灣的食安乃是行政院的恥辱,應該知恥下台。
(二)這個黑心政府應該倒台。台灣全民應該警覺到,如果黑心政府繼續,下次吃到會死、會致命的東西之日已不在遠!





****
張大春
我本來以為「釋迦牟尼也是從權貴渡化眾生」這句話已經可以讓我大笑而入眠,不料卻忽然聽見另一段談話,更好笑、不,更可笑,卻令我睡不著了。

馬英九以國民黨主席身分到嘉義市參加小組長團結大會時,針對近日爆發黑心油事件,指出:檢方調查正義公司是在民國96年起購買混油銷售,「發生」不在國民黨執政時期,但國民黨執政後「發現」,勇於承擔並一步步面對、負責、解決。


無論當局後續如何承擔責任,嚴查重罰,建立系統,面對解決……總統能把「發生」和「發現」如此切割,已足見奸狡。這比當年他對抗爭的原住民說:「我把你當人看」更為危險;「我把你當人看」還勉可以情急之下、口不擇言視之;「發生」於馬英九就任前一年而持續在他任內繼續發生六年的而未被發現的事實歷歷俱在,卻怎麼能夠視若無睹?至於「發現」則更荒唐──幾件重大的油品安全弊案都是民眾檢舉、媒體緊追、民眾抵制而令當局灰頭土臉不得不處分的──黨政機器在開你馬的團結大會的時候,也應該好生想想下面這一個政商勾結的例子,讓我重述一遍,看你馬英九會說它是發生或發現在你就任之前還是之後:

在2011年8月13日至2013年8月12日其間,魏應充以「台灣食品良好作業規範(GMP)發展協會理事長」的身份擔任「行政院食品安全會報委員」,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趕緊切割,說魏應充「只出席過一次會議」。頂新自2012年起就進口越南飼料油,這還正是魏應充擔任食安會報委員期間。頂著你執政團隊的大帽子,魏應充何德何能,受你國民黨如此信任?如此庇護?如此寵幸?

也有人說食安問題不應無線上綱,殃及國家領導及共識;然而當馬英九睜眼說瞎話的時候,尤其是將發生視為一次了結、將發現攘為己有的時候,是比貪腐還要令人憤怒、鄙夷與唾棄的。馬英九去團結你那小組吧!你在地方上的那些甚麼小組很快也會明白:你根本沒有把他們當人看!他們甚至已經開始明白:從執政的那一天起,你的眼睛裡就沒有人了、沒有責任了,沒有這個國家了。

我覺得這「發生」、「發現」一刀切、兩面光的發言應該是一個睡前笑話,可是我卻真地睡不著了。
  1. 蘋果日報 ‎- 12 hours ago
    食安風暴連環爆,馬英九總統卻忙著卸責給前朝,認為塑化劑、黑心油的開始生產時間並不在他的任內,作家張大春批他「奸狡」。今日出版的《蘋果》 ...
從這篇紐時的訪問,可以清楚看出,馬英九到目前為止,不僅毫無反省,更是不惜扭曲事實、文過飾非。
馬英九刻意不提的是,在太陽花之前,民間社會早就要求「先立法、再審查」;馬英九恥於面對的,是自2008年以來,悍然拒絕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的自己;更希望世人遺忘的,是當初張慶忠三十秒宣布服貿視為審查通過時,馬團隊所表示的「感謝」與「欣慰」。
一次又一次荒腔走板的表現,早已揭示馬英九繼續在位的每一天,都是臺灣的災難。
⋯⋯更多


---
【姚人多專欄】到底誰在統治台灣?2014-11-04 12:30
選戰中「中國國民黨」這五個字不見了、馬英九也不見了。不過國民黨仍然掌控著台灣,因為它與財團、對岸政權形成了兩岸權貴集團吸附在台灣身上。
姚人多
今年中國國民黨候選人在大街小巷所懸掛的競選看板,有兩個共同的特色,一個是「中國國民黨」不見了。從台灣頭到台灣尾,從縣市長到鄉鎮民代表,該黨絕大部分的候選人,都不會在看板上寫「中國國民黨」這五個字。

水蛭般吸附在台灣的國民黨

第二個共同的特點是,馬英九不見了。幾乎沒有國民黨的候選人願意把他與馬英九的合照放在看板上,不要忘了他是現任的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然而,該黨提名的候選人,卻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才幾年的時間,過去與他合照被人視若珍寶,現在與他合照卻幾乎成為絕響。
按照常理,這樣子的政黨,選情應該很低迷。一個連自家候選人都不太願意承認的政黨,依照政治學教科書的說法,應該是處於崩盤的階段。不過,事情就是這麼奇怪,即使這個政黨幾乎已失去所有的「空氣票」,但是,這個黨就是有辦法在台灣活下來。
不只活下來,不管從任何角度來檢驗,它的勢力在短時間之內絕對不會消退,更遑論消失。就算馬英九個人那張老臉不再出現在候選人的看板上,他的光環已經黯淡,這個黨仍然有辦法掌控台灣,像是水蛭一樣吸附在這塊土地上。
他們是怎麼辦到的?我想,答案可以從這一陣子被揭露的,馬政府與頂新集團的政商關係中窺知一二。
政治學有一個經典的提問:「誰統治?」(Who governs?)。我認為,關於台灣現階段種種光怪陸離、難以解釋的現象,都可以從這個問題的答案中,得到妥善的回答。當我們問誰統治台灣這個問題時,我們等於是在問,這個國家內部到底由誰來決定種種公共財(public goods)的分配?如果套用在最近的食安議題上頭,當我們問「誰統治?」這個問題時,就等於去問:誰來決定哪些食物可以由哪些廠商在市面上買賣與流通?

總統府成政商關係指揮所

是衛福部嗎?是行政院嗎?還是根本沒有這些「誰」的存在,一切都是交由市場的自由運作與競爭?上述這三個選項,在一個理想化的社會中都是正確的答案;不過,在現階段的台灣,這三個答案都錯。我們在市面上所看到的那些食品,它們之所以能販賣,而且是被特定的那些人販賣,背後都有一套綿密的政商關係。而問題的重點在於,馬英九的總統府,可能是這套政商...
詳全文請先登入會員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