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 星期二

郭玉(又稱“高潔”)報導全文:中國驅逐批評新疆政策的法國記者 (法國《新觀察家》周刊駐北京記者)

中國當局憤慨的法國記者高潔(郭玉)報導全文

法國雜誌《新觀察家》周刊的記者郭玉(又稱“高潔”)在她在北京的公寓裡,拿著中國外交部批評她的聲明(2015年12月26日)
法國雜誌《新觀察家》周刊的記者郭玉(又稱“高潔”)在她在北京的公寓裡,拿著中國外交部批評她的聲明(2015年12月26日)

美國之音
《新觀察家》雜誌網站2015年11月18日刊登,美國之音中文部翻譯。
(大標題)巴黎襲擊發生後,中國稱支持法國有不可告人的動機    
(副標題)北京聲稱支持法國,但要求國際社會也同樣支持它的“反恐鬥爭”,即對維吾爾族人的無 ​​情鎮壓
(報導正文):
11月13日(巴黎發生)的襲擊顯然觸動了中國人的心弦。在這個社會,人們容易感到孤單和缺乏愛,對世界其他地方也沒有多少同情可言,襲擊所引發的反應之強烈於是令觀察者感到意外。一位外交界人士說,“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襲擊發生的翌日星期六,形形色色的中國人,小學生,大學生,'法蘭西之友'以及不具名的過路人絡繹不絕地前往法國駐北京大使館獻花,在弔唁簿上簽名。


翻一翻弔唁簿就足以聽到令人驚訝的愛的呼喊。一個人寫道:“為巴黎祈禱,巴黎平安,愛永遠歸巴黎。”另一個人寫道:“今天我與法國人在一起。我們沒有恐懼。”第三個人寫道:“我的至愛屬於你,巴黎,法蘭西萬歲,自由萬歲!”還有人寫道:“我有兩個至愛,一個是我的國家,一個是巴黎。”還有:“巴黎是人類文明、藝術與自由的頂峰,沒有什麼能動搖巴黎在人類歷史上獨一無二的地位…”
中國的大款也不甘落在大眾潮流之後。中國8位名列前茅的大老闆,其中包括阿里巴巴的著名老闆馬雲、中國首富王健林破天荒共同簽署了一封致弗朗索瓦·奧朗德的熱情信函。在上海,那裡著名的電視塔在星期六(譯註:即11月14日)夜間被打上藍白紅三色法國國旗顏色的燈光。與此同時,社交媒體上湧出成千上萬的感情激動的信息。
為什麼中國會出現這樣的情緒激動?“因為巴黎對我們來說是全世界最美的城市,”一個年輕的北京人如是說。“巴黎簡直就是人間天堂。所有有機會認識巴黎的人都崇拜巴黎。所有沒機會的人都夢想有一天能去那裡。”
事後的省思
中國當局也沒有落後。習近平對弗朗索瓦·奧朗德表示,他在法國的“反恐鬥爭”中與法國站在一起。這種支持很美,但不是沒有不可告人的動機。幾個小時之後,中國公安部迅速跟進,宣布抓到兩個月前在新疆拜城策動的,也被稱作“恐怖主義”襲擊的首領。當時的襲擊導致大約50人死亡。
然而,儘管拜城的襲擊造成眾多傷亡,但跟11月13日的襲擊不可同日而語。拜城的襲擊實際上是新疆當地人怒氣的爆發。在這個講突厥語和信奉伊斯蘭教的維吾爾族人聚居的偏遠地區,這種事情近年來發生得越來越頻繁,因為當地人遭受無情的鎮壓。在被逼到極限的情況下,一小批維吾爾族人可能是為了報復他們所遭受的虐待、不公和剝奪,帶著砍刀攻擊了一所煤礦以及那裡的漢族工人(見本文之下的附記) 。
但北京拒絕承認少數民族越來越絕望跟它有什麼關係,而是聲言新疆地區近來發生的流血事件不斷增加只能是源於一個國際聖戰組織的策動。巴黎襲擊發生之後的那個星期天(譯註:即11月15日),在參加在土耳其安塔利亞舉行的20國峰會的時候,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表示,“巴黎的襲擊顯示,國際社會必須聯合起來,在加強合作的基礎上打擊恐怖主義。”他接著又意味深長地補充道,“不應當有雙重標準。”
換句話說,假如中國表示支持受到伊斯蘭國威脅的國家,作為回報,中國當局就要國際社會在它與最不安的少數民族即新疆維吾爾族的纏鬥中支持中國當局。
“與你們有同樣的問題”
偏遠的新疆地區更靠近喀布爾而不是北京。近來,那裡的暴力衝突浪潮超出邊界​​,波及漢人地區的大城市。襲擊者使用的武器總是簡陋(刀子、自製炸彈), 但這些襲擊者的團體雛形開始顯示出越來越複雜的組織。儘管襲擊造成相當的傷亡,但維吾爾族襲擊者的行動卻沒有觸動國際社會。
也是在20國峰會上,中國外長王毅把話挑明:“反恐要充分發揮聯合國的主導作用,組成反恐統一戰線。中國也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打擊以'東突厥伊斯蘭運動'為代表的'東突'恐怖勢力應成為國際反恐的重要組成部分。”
“東突”正是北京當局要把新疆的一切麻煩歸咎於它的那個邊境地區的聖戰者組織。但不湊巧的是,很多專家懷疑“東伊運”是一個中國當局所說的那種有系統綱領的危險組織。一些專家甚至會懷疑其存在。在2001年恐怖分子對美國發動9/11襲擊之後,當時的美國總統布什急於跟北京結盟而同意將“東伊運”列入美國的恐怖組織名單。如今它已經不在那個名單上。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的新疆問題專家林偉(Nicolas Becquelin)說,“中國當局堅持提出國際恐怖主義的問題,似乎尤其想獲得中國公眾輿論的認同,並讓人相信新疆的暴力衝突是全球問題的一部分。當然,中國當局也說,'看哪,我們也有跟你們一樣的問題,'試圖以此從國際社會那裡爭取一點合法性。”
不留情的壓制
對人權組織來說,新疆的暴力衝突更多的是源於當地年輕人的極端化。北京當局在文化、語言宗教、教育、工作甚至護照等方面對維吾爾族人生活的無情壓制令他們感到絕望。近來,情況變得更壞。
幾個例子:
——如今,一系列傳統的穆斯林名字被取締,已經取名的必須改名;
——維吾爾族餐館現在必須向顧客提供香煙和酒類;
——維吾爾族官員要在齋月期間公開進食;
——所有留鬍鬚的人當然都有宗教極端主義的嫌疑,所有戴穆斯林頭巾的女子當然也有;
——如今,任何戒菸或拒絕喝啤酒的年輕人也有極端主義的嫌疑。
中國現在已經不太可能像在9/11之後那樣獲得美國和歐洲的合作。鑑於中國當局對社會和領土的強力控制,伊斯蘭國也不太可能跟新疆的那些瘋狂分子建立聯繫。但是,隨著維吾爾族人情況持續惡化,中國的美麗的大城市將難免面臨砍刀襲擊的風險。
駐北京記者高潔
附記:(題)7個女子和3個兒童是“恐怖分子”
針對新疆一座煤礦兩個月前發生的襲擊,警察對襲擊嫌疑人採取的行動剛剛結束,有17個人被打死。中國公安部表示,“所有的恐怖分子都被打死,”並讚揚這次“反恐戰爭取得偉大勝利”。但一個獨立的消息來源則說,被打死的17個人當中,有7名婦女,3個兒童。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這些人是三個襲擊嫌疑人的家屬。那三個受通緝的人確實是在用砍刀襲擊煤礦的漢人礦工之後出逃,跟妻子和兒女躲藏在附近的山中。
自由亞洲電台通過電話找到好幾個拜城的警察,他們說,是一些極端分子在那些被通緝的人躲藏的山洞中引爆炸彈,不僅炸死了那三個嫌疑人,而且也把一個嫌疑人的妻子、兒子、女兒和三個幼兒炸死,其中最小的只有6歲和1歲。在早先接受采訪時,一個當地官員對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說,跟那三個人一起逃跑的婦女兒童沒有捲入煤礦襲擊。
由於中國當局擔心加劇佔人口多數的漢族跟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敵對,中國媒體對新疆發生的暴力衝突很少提供詳情。對當局的鎮壓行動,中國媒體則不予宣布或宣傳。
自由亞洲電台採訪的好幾個人說,中國公安部這一次是破例,以便搭乘巴黎襲擊的順風車。在巴黎襲擊發生的翌日,中國公安部就發表了它的“反恐”突襲的細節,其目的是讓人相信中國官方的說法,這就是,中國也面臨國際恐怖主義的威脅。
但在人權組織看來,新疆的暴力衝突事件是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對極端性的壓迫政策的憤怒反應,跟國際聖戰者組織的活動不是一回事。拜城的一個教師對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說,“中國政府怎麼能指望世人相信7個女子和3個孩子是恐怖分子,相信9月襲擊發生之後當局逮捕1000多人是合法的“反恐行動”呢?而且,怎麼能指望世人相信強迫成千上萬的農人參加軍人的搜捕行動是正常的做法呢?”—高潔
法國《新觀察家》雜誌 ​​記者高潔報導原文鏈接:http://goo.gl/RPDlyV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鏈接:http://goo.gl/PUuJSG
《環球時報》社評鏈接:http://goo.gl /H3ckEV
法國駐華使館設靈堂,接受民眾悼念(圖片集)
  • 法國使館下半旗(2015年11月15日,美國之音拍攝)


中國驅逐批評新疆政策的法國記者

郭玉
外交部稱高潔拒絕為「引發中國民眾公憤」的文章道歉,不適合留在中國工作。高潔在文章中將新疆暴力襲擊歸咎於中國的民族政策。

 法國記者批評新疆政策面臨被驅逐

自習近平領導後,中國監禁了多達49名記者,也是自1990年以來中國監禁人數最高紀錄。 (所以,高潔還算幸運?

法國駐中國記者高潔(Ursula…
NEWTALK.TW

【民報】法女記者強勢為維吾爾族發聲可能遭中驅逐| 即時新聞 ...

www.jay.com.tw/?uid=10748

Translate this page
Dec 6, 2015 - 《德國之聲》12月4日報導,法國女記者高潔(Ursula G,追婚日記,洪欣瑜.... 攻事件後,又一名外國駐華記者,因為撰寫批評中國反恐文章,遭北京刁難。 ... 對於停發法國周刊記者高潔的記者證事件,做出回應;只強調這位法國記者 ...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11月20日社評發文反擊高潔言論,該社論名為「法國《新觀察家》,請你 ...


巴黎恐怖攻擊之後幾天,中國首次公布新疆一處煤礦在三個月前發生的一場致命攻擊,幾十名礦工被一群維吾爾自治區人捅死,中共認為這是恐怖攻擊。但法國《新觀察家》周刊駐北京記者高潔馬上發出一篇報導,說這和巴黎恐攻沒有絲毫共同之處。高潔的文章觸怒了中共,媒體批判排山倒海而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點名斥責,這位記者擔心她的簽證近日到期,法國駐華大使正為她奔走中。 --司馬觀點:中國特色反恐 (江春男),2015年12月25日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